那一片南瓜的滋味之二(馮 戈)

被時差摸黑叫醒,七時半到了米修的廚房。三千多呎長方,一望無隔;十乘六、七呎的金屬工作十多張,分三行整列;單邊一排窗數十呎,潛了入草木之間,氤氳迴盪。團隊約三十人,來自法國、英國、瑞典、意大利……,還有一名日本女糕點師,聽說從沒有招收過中國人。
為什麼會跑到專業餐廳入廚,何況是屹立半個世紀的殿堂?上天總有叫人猜不透的安排。
米修的幼子里奧(Léo)與十多人把數十公斤蕃茄脫皮、除籽、剁碎,準備製湯造醬。大家一式白衣黑褲,圍工作上堆成小山的蕃茄,如參禮拜。刀鋒喃喃,把砧板敲成木魚,指尖轉瞬溶入碎蕃茄間。
每天的早課到十一時半,包括到餐廳旁的小園圃採摘。米修四處搜羅物種,遠至南美,在數行耕地堆疊,故意讓它們互相擠踐。結果迫出體形奇壯的瓜果,在日照下繽紛如火,愈看愈不真實,倒像傑夫.昆斯(Jeff Koons)的作品。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