鄒文懷的一段情(顧 媚)

浮生若夢,故友一個個相繼離去,人間倍覺寂寞了。這五年內,我寫過三篇悼念故友的文章,順序是:趙無極、邵逸夫及方逸華。我寫他們,是因為我與他們有深厚的交情,自然感觸良多。今天寫月前去世的鄒文懷,卻是與我交情較平淡。他曾是我在邵氏公司的上司,我們曾共事八年之久,我只是公司的基本演員,他的地位高高在上,因此總存在一層無形的隔膜,如今回憶那段悠長的日子,彷彿在聽別人講故事……
我與鄒文懷認識於上世紀五十年代,當時他任職美國新聞處,製作及主持「美國之音」廣播節目,同期參與的還有汪曉嵩、胡金銓、何冠昌等人。我弟弟嘉煇偶爾擔任音樂編排,以英文歌為主,常邀請方逸華、詹小屏等英文歌星播唱英文歌。那時電台播音是娛樂節目之一,那個年代的人單純樂觀,相處得融洽、親切,日子過得有趣味,是個令人留戀的年代。
一九六一年清水灣邵氏影城落成,邵逸夫從新加坡來港發展,大量製作電影,聘了鄒文懷為宣傳部主任。我也在那年與邵氏簽了一紙為期八年的基本演員合約,我很少拍戲,主要的工作是幕後代唱。當年這類演員合約好似「賣身契」(其實因人而異),一切活動要聽從宣傳部指使,不准抗拒。宣傳部的權力很大,宣傳攻勢可以操縱旗下演員的星運。簽約後,邵老闆曾對我說:「你要常到宣傳部走動走動,讓他們記得你。」宣傳部頂頭上司是鄒文懷,下面還有何冠昌與藍茵(原名伍淑芳)。鄒文懷的辦公室設在二樓,隔壁就是老闆辦公室,樓下宣傳部很寬敞,除何冠昌與藍茵的辦公室外,還有梁風主編的《南國電影》編輯部,很多職員,很熱鬧。我常在宣傳部留連,一坐就是數小時,談天說地。一晃眼幾年大好時光就在無聲中度過了。回憶那些日子,其實過得毫無意義,我常被何冠昌欺負,受了很多委屈,投訴無門。

鄒文懷對藍茵是有情的
一九六四年林黛自殺,我為她幕後代唱的《不了情》再度推出上映,宣傳上大字標題為《不了情》一曲已成絕唱……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