鄢烈山讀邵燕祥

邵燕祥先生,雜文大家,思想深邃,文筆老辣,有「當代魯迅」之稱,其著作《我死過,我幸存,我作證——回憶與思考 一九四五—一九五八》最新出版,受人矚目。知識精英鄢烈山撰文《讀邵燕祥「人生實錄系列」──反思既往,神注未來》,引領讀者一起深刻認識邵先生其文其思。
鄢文指出,邵先生從一九四六年發表第一篇雜文《由口舌說起》,筆耕至今七十載,出版詩文一百一十種,可謂著作等身。他以詩人成名,以雜文著述最多,卻以人生實錄八種最具獨特性:一、他的個人紀實,對「毛澤東時代」展現的完整性;二、他作為一個被「改造」的知識分子,展示其「私人卷宗」的標本意義。八種作品計有:《沉船》(一九九六),主要記淪為「右派」的歷程;《人生敗筆》(一九九七),主要寫文革十年的經歷;《舊信重溫(友人信集)》(一九九九);《邵燕祥自述》 (二○○三);《找靈魂.邵燕祥私人卷宗:一九四五—一九七六》(二○○四);《一個戴灰帽子的人》(二○一四),主要記一九六○年到一九六五年所謂「摘帽右派」時期的生活與寫作;《〈找靈魂〉補遺》(二○一四);《我死過,我幸存,我作證》(二○一六)。
自從被派右以後,邵燕祥可以說,日日憂懼於「無產階級專政」的淫威,時時臣服於「偉大領袖」的強權,卻從未心悅誠服,漸漸做到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更進一步,為了做一個有尊嚴的人,有追求幸福權利的公民,邵燕祥與我們相約,「假如生活重新開頭,/我的旅伴,我的朋友——/還要唱那永遠唱不完的歌,在喉管沒有被割破的時候。/該歡呼的歡呼,該詛咒的詛咒!」(《假如生活重新開頭》)鄢烈山最後總結道,邵先生撰述的目的還抱括了自我救贖;見證歷史,多少還受難者以公道;以及銘記歷史,警示後人。

(香港 言賏)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