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票策略乃選戰獲勝一環(梁家傑)

  有見於今次立法會選舉對未來特區政制發展有着舉足輕重的影響,各支持「雙普選」的人早於年初便進行協調,目的是爭取最多的立法會議席。由於這些政團與個人因應其個別客觀和主觀環境而有着不同的考慮,協調工作從一開始即已十分艱鉅。單從筆者最初被協調於港島區出選,繼而轉戰九龍東,剎那間又重回港島,最終才鐵定於九龍東出選,便可窺見協調過程之複雜程度及各方最大包容和忍讓的必要。

協調避免了互相攻訐

  經過一番折騰,在各方以大局為重出發所作的努力下,協調工作總算交出一點成績來。總結協調結果,起碼收到兩方面的成效﹕其一是在不易明白的比例代表投票制中,把參選名單控制於可以接受的少數,為支持民主普選的選民盡量減少取捨的困難﹔其二是不同政團之間並沒有公開互相攻訐的情況出現,比較前兩屆立法會選舉,這是一個明顯的進步。協調工作能做出成績,鄭宇碩教授和朱耀明牧師居功至偉。他們在沒有權力約束有志參選者的情況下,只靠道德力量完成協調工作,所出心力不求半點回報,足見他們對香港民主運動的堅持和願意承擔的高尚情操,筆者實感敬佩。

配票安排形同虛設

  但若要支持「雙普選」者於新一屆立法會中爭取最多議席,僅靠協調還是不夠的。在比例代表投票制中,在不同參選名單之間進行有效的配票是成功的另一關鍵。在這方面,筆者必須承認,跟親政府黨派的動員和配票能力比較,我們這邊廂的配票效果實不能同日而語,成效亦的確乏善足陳。

  在新一屆議會中,支持「雙普選」者取得二十五席,雖比第二屆立法會多了三席,但距離三十席的目標還是很遠。以香港島選區為例,民主黨與余若薇兩份名單,雖一早就有「一加一等於四」的配票協議和安排,但由於最後民主黨不斷告急,要選民全投民主黨,配票安排形同虛設。筆者不願就個別候選名單選舉策略多作評論,但客觀事實卻是配票完全發揮不了作用,終於直接造成何秀蘭敗選,斷送了寶貴的一個議席給民建聯的蔡素玉。

  在比例代表投票制下,掌握細緻的地區選民網絡、擁有強大動員力、能在最後一刻靈活機動地調配投票,是決勝的關鍵。支持「雙普選」者雖獲取六成二的選票,但仍只能屈居親政府派之下。未能控制大局,正是未能有效配票之後果。

  分析形勢,在香港未出現成熟的政黨前,要充分發展民主政治、使獨立候選人有較大機會憑實力當選。還得檢討投票制度,使市民的意願能得到最公平和充分的反映。可以考慮的包括像區議會般的單議席單票制,或把整個香港定為單一選區,讓每位市民投不多於總直選議席的票數等。在處理政制改革時,這些都是應嚴肅考慮的方案。

文章回應

回應


民主黨主席楊森(左二)和前主席李柱銘(左一)、大律師余若薇(右一)和獨立人士何秀蘭(右二)組成兩張名單參選,由於開票前民主黨不斷告急,要選民全投民主黨,導致配票失敗,令何秀蘭落選(董玉金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