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你能醫好我嗎? (苗延琼)

  最近,跟一個腫瘤科的同事餐敍,談到一個共同病人。那位中年男人既患上肺癌,又患上抑鬱症。我問同事:「你對病人的情況樂觀嗎?究竟醫生如何斷定病人能活多久?」同事回答:「病人能否痊癒,能活多久,一般根據以下四個條件決定:第一,癌症的診斷——是什麼部位、什麼種類的癌,是屬於第幾期;第二,病人對治療的反應;第三,時間的觀察,看看病症的發展走勢;第四,病人自己的體質和精神狀態。」

  有些癌病的治癒率很高,尤其是發現得早,例如甲狀腺癌和鼻咽癌;有些則很低,例如胰臟癌。其實同事所根據的四個條件,也能應用到精神科上。

  第一,病症的診斷。假如病人患的是驚恐症、抑鬱症,一般都有頗高的治癒率。病人若患了思覺失調、躁鬱症等,治癒率就各有分別,但可以算是中等。病人若患上強迫症、廣泛焦慮症、創傷後壓力後遺症、酗酒等,治癒率一般就屬於低至中等。若病人患的是性別取向或認同問題,可能就根本無法改變情況。

  為什麼不同診斷,會有這樣大差距的治癒率呢?首先,這牽涉精神問題的「深度」。「表面」的問題很容易用藥物或心理治療改變,甚至治癒。不過若問題牽涉很強的生物性,而不僅僅是因後天環境因素而導致大腦的功能失調,或因過度學習而得的習性,就不容易改變。其次,是問題背後的信念,那個信念越容易被證實,就越難反證。例如強迫症的病人怕細菌感染而生病,要不斷洗手才能安心,所以永遠不會知道不這樣洗手也不會生病。

  第二,病人對治療的反應。有一些病人,就算是患了思覺失調,也能「藥到病除」,經過一段短期治療,就沉痾頓癒,重投學校和工作崗位。相反,有一些抑鬱症的病人,卻「藥石無靈」,背後的原因當然很多,但有些情況卻真的令人費解。

  第三,時間的觀察。有些病人早期對治療的反應很好,但復發後病況就變得棘手,甚至惡化,變成痼疾或慢性病。此外,有一些情緒病,會「轉症」。根據統計,大約有十分之一的單向情緒病會變成雙向情緒病,青少年中,有六分之一患抑鬱症的後來演變成躁鬱症。

  第四,病人的體質和精神狀態。好的家庭支援和社交網絡,對患者能否痊癒所起的作用是舉足輕重的。此外,病人若積極樂觀,有良好的生活習慣,例如經常運動,勇敢並耐心地面對壓力,那麼他的治癒率就十分高,就算不是完全痊癒,也能與疾病「和平共處」。

  人是萬物之靈,治療過程當然也包括了人的靈性向度。人生的信念是什麼?正如Dr. Viktor Frankl說,人若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受苦,苦難的意義是什麼,就幾乎能忍受所有的痛苦。所以,病人深層的信仰與信念,也是治療的關鍵。

  所以,當病人問「你能醫好我嗎」,這其實是不容易回答的問題。有時候,當病人對治療失望時,不只病人不好受,連醫生都會感到無助。病人可能對治療抱有太高或不設實際的期望,醫生知道有些情況,病人的配合對治療十分重要。有些病人的情況可以輕易改變,「藥一上腦,病就會好」,有些則不是那麼輕而易舉。 

  經驗累積的智慧,使醫生能找出對應的良方,努力幫助病人積極改變,並且康復;同時,也懂得分辨哪些情況是屬於深層甚至是靈魂上的問題。就如《寧靜禱文》中所說:上帝啊,求你賜我勇氣去改變我們可以改變的,有胸襟去接受我們不可改變的,並有智慧知道兩者的分別。

  (本欄由黃岐、苗延琼、楊日華、尹浩鏐撰寫。)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