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傳教一頁 (黃 岐)

  今年一月十二日,巴治安醫生(Dr Edward Hamilton Paterson)在英國病逝,香港最後一代的傳教士醫生又弱一員,醫療傳教的一頁,大概也就到此為止了。

  巴治安醫生一九五一年來香港服務,任那打素醫院的高級外科醫生,直至一九八九年榮休返英定居,為香港服務了差不多四十載。和他同代的天主教傳教士醫生,有服務律敦治醫院的高隆龐修女,而區桂蘭修女(Sr. Aquinas)和紀寶儀修女(Sr. Gabriel)都已作古了。

  巴醫生的父親是來華傳教士,他一九二○年在江西廬山出生,在上海完成小學教育後回英國繼續學業。在英國完成醫學訓練後,於一九四九年重回中國,成為倫敦傳道會的傳教醫生,並在北京學習中文,其後到天津工作。大陸政權易手,巴醫生於是轉到香港服務,加入倫敦傳道會在香港創立的那打素醫院。

  倫敦傳道會的傳教士醫生,對香港早期的醫療發展有很大貢獻。一八八七年,由傳道會主辦的雅麗氏紀念醫院成立,同年,香港西醫書院也在該院開課,首屆學生包括孫中山先生。傳道會的醫生,順理成章也成為西醫書院的教師。香港大學於一九一一年成立後,有一段時期傳道會的醫生仍然保持教席。一九八一年,中文大學醫學院成立,一九八三年,由於在沙田的教學醫院未及完工,巴醫生又協助中大醫學生到他主理的基督教聯合醫院上課。

  雅麗氏紀念醫院經過多年發展,在戰後成為在般含道的雅麗氏何妙齡那打素醫院,以產科聞名於香港。巴醫生於一九六三年成為那打素醫院的院長,致力為巿民大眾提供優良的醫療服務。

  巴醫生是外科醫生,最鍾情的手術是幫患兔唇裂顎的小童做整型手術。在窮困的六十年代,他的精湛手藝令不少貧苦兒童可再展歡顏,實在功德無量。不過,他的真正夢想是建立一間「無牆的醫院」。一間醫院要同社區互動,幫助病人根本不應分牆裏牆外。一九六三年,他已開始構思在九龍區比較貧窮的地方,開設新醫院。最後,選址定為工業區觀塘,也就是今天的基督教聯合醫院。漸漸地,他開展了觀塘社區健康發展計劃,實現了無牆醫院的夢想。聯合醫院也是首間派出護士到社區服務的醫院。社康護士的成功,政府也注意到,而且引進政府醫院。

  巴醫生對醫療服務的奉獻,不單是全情投入,而且還有不少創見。例如,聯合醫院早在醫管局成立前已採用病人個人統一病歷,可謂開風氣之先。巴醫生對香港醫學界的另一貢獻,是為香港醫療歷史留下兩本力作。第一本是那打素醫院從創院到一九八七年的百年史,對西醫在本地的發展有頗詳細的記述。第二本書《夢想的實現》,是聯合醫院創院的歷史。

  筆者一九八○年代初任職聯合醫院,與巴醫生有數面之緣。這位白髮蒼蒼的醫生給人的印象是溫文慈祥的長者。不過,在手術室,他卻有一種不怒而威的震懾力,讓人不敢不專注。巴醫生的離世,標誌着一個時代的結束,可是,他為香港付出的心血,應該會活在人們的心中。

  (本欄由黃岐、陳文巖、苗延琼、楊日華、尹浩鏐撰寫。)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