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模式為何還有魅力? (張 鳴)

  曾經明星似的薄熙來倒了,雖然,導致薄熙來垮台的薄王交惡的原因,中共提供的解釋,還遠不能服人。一個依仗薄熙來起家,像打手一樣,在重慶的打黑過程中,導致多人莫名其妙死亡,多人冤死的王立軍,似乎很難因為牽扯主子夫人的一樁刑事案件跟主子翻臉。但是,畢竟王立軍戲劇性地去了美國領事館,引爆了薄熙來事件,也引爆了重慶模式。讓這個曾經寄託了很多人希望的模式,一個不進行政改就可以穩定中國的試驗,戛然而止。儘管如此,重慶模式的魅力,卻並沒有因薄熙來的倒台而消逝,相當多的人,包括很多知識分子和底層民眾,依然認可這個模式。甚至覺得儘管薄熙來倒了,但重慶模式卻未必有錯,即使否定薄熙來,但重慶的民生建設卻不能否定。退一萬步說,重慶的唱紅不好,但打黑和民生工程卻不能說不好。

看得見的實惠與政績工程

  是的,儘管我們可以說,所謂的重慶模式,不過是薄熙來為了進一步上位,自己給自己搭的梯子,但是,這個梯子本身,的確有着濃烈的民生工程的色彩,在短時間內,也給部分的重慶人,帶來了看得見的實惠。所謂的「五個重慶」、「十大民生工程」,雖說有些不像是能真正落實,比如醫療資源的向下傾斜,照顧好一百三十萬留守兒童等。有些實際上不過是領導人的政績工程、面子工程,比如規模巨大的「暢通重慶」工程,大幅度提高重慶的森林覆蓋率,用昂貴的銀杏樹替代重慶原有的樹木,即所謂的「森林重慶」等等。但如果真的建成,也的確間接地對民眾有些好處。其中相當多的,比如發展微型企業,三千萬平米的公租房建設等等,無論怎樣挑剔,都不能說不是跟民生直接相關的。

  不用說,現在的中共的地方大員,即使沒有薄熙來這樣大的野心,所謂民生工程,也是政績的焦點。一九九二年鄧小平南巡之後,中國經濟飛速發展,但由於國企改革的中途停止,政改遲遲不能啟動,這種唯GDP主義的發展,也迅速積累了巨大的社會問題;資源的枯竭,環境的破壞,也達到了一個令人難以忍受的境地。經濟發展的紅利,絕大部分都落到了權貴集團手裏,中產階級雖然也分享一些餘瀝,但底層的民眾卻分得很少,即使收入有所增加,也因為社保和醫療保障的不到位,不僅焦慮感在增加,而且也真的很容易重新返貧。整個社會收入差距之大,已經達到了令人吃驚的地步。也就是說,雖然經濟發展,但發展的好處,卻有很大部分的人群沒有得到分享。相反,經濟發展過程中所犧牲的環境、資源,以及土地,負擔甚至災難都落在底層民眾頭上。特別在最近十年,由於中共領導人的無所作為,所謂的改革,成了利益集團掠奪的藉口和工具,因此,社會矛盾非常尖銳,官民矛盾已經達到了歷史上的最高點,很少能見到一個政權,民眾對於官員有着這樣普遍而深刻的敵視。這樣的敵視,跟普遍的民生困局密切相關。近幾年來,不僅底層民眾日益貧困,就連城市中產,都市白領,也陷入困境,國進民退的囂張,司法環境的惡劣,逼得中產紛紛逃離,堪比改革前的大逃港。

借債工程與天文數字負債

  從某種意義上說,這幾年中共領導人對民生的強調,無非是一種修補,一種基於修補其統治合法性的嘗試。然而,由於利益集團的格局已經形成,地方政府公司化的傾向已經成形,所以,這樣的修補,落到具體的地方,往往成為樣子工程。在這樣一種情況下,誰能呼應民生難題,誰肯定就可以贏得民眾的擁護。薄熙來也正是看準了這一點,才放手一搏,花大力氣打造自己所謂基於民生的重慶模式。

  但是,薄熙來這樣做,無非是為了攫取上位的資本。在本質上,跟諸多的政績工程沒有區別,而且,由於他的野心特別大,政績工程做得也格外出格,很像是一場顧前不顧後的豪賭。「五個重慶」和「十大民生工程」,每年需要三千多億的資金,但目前重慶每年全年的財政收入,不過一千個億,扣去人頭費和日常開支,所剩無幾。那麼薄熙來拿什麼來做這樣的工程呢?雖說重慶國企擴張很快,但全世界的國企,除了中國這樣的國家壟斷性的央企,基本上少有盈利。短時間擴張速度越快,盈利能力就越差,重慶當然也不例外。同時,重慶的房價也不高,土地財政收入有限。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借債。現在,重慶的債務已經達到五千個億,如果這些工程都建成,重慶的債務,將是天文數字。即便只是現在的債務水平,實際上已經是寅吃卯糧,透支了重慶人此後多少年的錢糧。古今中外,世界上有過這樣的發展嗎?有過這樣的民生工程嗎?這樣一種毀掉子孫前景的發展,不過是殺雞取卵。當然,按薄熙來的如意算盤,只要他能上位,這些債務也就沒有人追究了,自有人來給他擦屁股。

民粹政治與罔顧法律的打黑

  事情的災難性,還遠不止此。人們都知道,在重慶大規模開展民生建設之前,有一場聲勢浩大的打黑運動。這個運動,在政治上是罔顧法律的黑打,但在經濟上,卻是所謂的掃蕩灰色經濟。為重慶拍馬屁的一些學者說,發展中國家在市場經濟過程中,勢必會出現所謂的灰色經濟,即一些人用涉黑的手段建立起來的企業,用涉黑手段欺行霸市等等。因此,為了社會主義市場的健康發展,必須打掉這樣的經濟。當然,在中國這樣欺行霸市的人不是沒有,但怎麼能夠說整個重慶到處如此?為了打掉這些所謂的灰色經濟,打掉涉黑企業家,重慶抓了五萬人,判了二萬,把一些規模大一點的民營企業家,都打成了黑社會頭子,殺了一些,沒等司法定罪,就沒收了人家的全部財產。據給這些所謂黑社會頭子辯護的律師說,這些案件,幾乎沒有確實證據的,普遍刑訊迫供,手段之殘忍,令人髮指。引起法理界震驚的李莊案,就是在這個過程中出現的。此案一期,李莊的罪證,居然有他眨眼睛暗示辯護對象翻供這一條。那些學者們,憑什麼認為重慶存在着如此龐大規模的灰色經濟?憑什麼相信這些企業家涉黑都證據確鑿?

  打掉了原來成形有規模的民營企業,然後用沒收來的少部分錢(大部分的資金都進了警局),去扶植所謂的微型企業,也就是個體戶。這就是一些學者說的重慶國進民進。但是,世界上有過這樣形式的民營企業的發展模式嗎?這樣幹,無非是為了贏得部分底層民眾的民心罷了。這不是搞經濟,而是在搞政治,特別惡劣的民粹政治,說白了,無非是新時期的殺富濟貧。

眼前好處與後代沒飯吃

  經過共產革命洗禮的中國大陸,民眾對於殺富濟貧,對於罔顧法律的運動式打黑,有着高度的親和力。儘管在歷史上,他們的前輩,也經歷過這樣的殺富濟貧,經過這樣的打黑,後果都相當不好,等於自己幫助統治者剝奪了自己的土地和財產,剝奪了自己的自由。但是,人總是健忘的,而且很多人即使不健忘,也沒有這樣的水平,認清當時到底發生了什麼。正像他自己說的那樣,薄熙來一直在學習毛澤東,他跟毛一樣,也喜歡操控人們的心理。他明白,在這種貧者感覺越來越差,越來越覺得被剝奪的情況下,他只要重新祭起毛主義的旗幟,切實殺富濟貧,打黑整頓秩序,就一定會贏得一部分民眾的擁護。眼前得了好處,治安好轉,就足夠了,長遠的事情,有誰能看得清呢?

  事實上,即使相當清醒的知識分子,認清毛主義的危害,也都有一個過程,在當下巨大的民生危機的情況下,要想在打着民生幌子的重慶模式面前保持清醒的頭腦,並非一件易事。我們要明白,即使真的民主化了,完全解決民生問題,依然需要時間。斷然不可能像重慶這樣,通過聲勢浩大、耗費巨資的超大規模建設一蹴而就。這樣的民生工程,如果真的建成了,實際上就是重慶乃至全國的災難。一代人,把子孫的糧食都吃光了,讓後代沒飯吃。

  不認清重慶模式的危害,薄熙來的真面目就不能被揭開,相反,他甚至可能變成一個失敗的英雄。當年中國的文革,是以文革的方式結束的,結果到現在還有人為之張目。今天,薄熙來也不應以薄熙來的方式結束。

  (作者是中國人民大學教授。)

文章回應

回應


重慶模式令薄熙來在重慶有一定的支持者。(資料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