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推機構改革 期待壯士斷腕 (馬 玲)

今年「兩會」,除了人事變動和修憲以外,機構改革亦是重頭戲,因為馬上展開的機構改革肩負解決深層次矛盾的使命。
二月底在北京召開的十九屆三中全會,中央重點強調要「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注意,以前的機構改革都是「國務院機構改革」,唯獨這次提出的是「黨和國家機構改革」,表明不僅是在國務院系統內進行。
眾所周知,中國的政府機構十分臃腫,吃皇糧者眾多,有世界上最龐大的公務員隊伍。

這次改革並非單純的減員消腫
以前,也曾有過多次機構改革,但改來改去不僅是不徹底,有的地方甚至越改越臃腫,難以走出:「消腫後逐漸臃腫,臃腫後又被迫消腫」的怪圈。
但是這次的政府機構改革,並非單純的減員消腫,背後還有黨政統合與國際戰略的深層考慮。
已公布的國務院機構改革的三大看點是:一是要依照強國標準設置全新管理體制;二是用黨的全覆蓋領導方式改變過去黨和政府分隔清晰的安排;三是中央對地方權力構架的調整將是一手抓一手放。
這次改革打破了過去按照行業與部門劃分的模式,組建了退伍軍人事業部、國家移民管理局、國家國際發展合作署、生態環境部、應急管理部等具有全局功能的新機構,體現出大部制改革的總體思路。
雖然到目前為止,人們只看到了國務院機構改革的方案,還沒有看到黨政系統的方案,但是各種風向已經越吹越濃。
習近平最倚重的智囊劉鶴在《人民日報》撰文指出:「要從根本上解決發展中的許多深層次矛盾和問題,鞏固和發展已取得的改革成果,必須將改革深入到機構層面。」
他列出了問題所在:比如一些領域黨政機構重疊、職責交叉、權責脫節問題比較突出;一些政府機構設置和職責劃分不夠科學,職責缺位和效能不高問題凸顯;一些領域中央和地方機構職能上下一般粗,權責劃分不盡合理等。
所以,他特別強調,要完善保證黨的全面領導的制度安排,改進黨的領導方式和執政方式,提高黨把方向、謀大局、定政策、促改革的能力和定力。機構改革就是要為攻堅克難提供體制支撐和保障。

經歷了七次機構改革都不到位
今年馬上要迎來改革開放四十周年。四十年前的一九七八年召開的「十一屆三中全會」,正式啟動了改革的列車。
一九七八年以後,中國經歷了七次機構改革,分別是一九八二年、一九八八年、一九九三年、一九九八年、二○○三年、二○○八年、二○一三年,但是都沒有改革到位。就像中國的軍事改革,以前喊了三十多年也只是修修補補,一直沒有改出名堂,最後在習近平的主導下,依照美國模式,大刀闊斧進行了顛覆性的改造。
那麼,這次「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是否也能像軍改那樣披荊斬棘,衝破利益藩籬,一個大跨步飛躍到理想的彼岸?
從習近平主政中國五年多的強硬風格來看,他要幹什麼事兒,還真是擼起袖子猛扎猛打去幹。
海外媒體和內地民間對將要展開的機構改革有許多揣測,稱目前黨政系統功能類同的部門將大量合併裁撤,機構會大力壓縮使之明顯瘦身,縣鎮鄉體系進行大動作調整,縣以下的機構撤銷等等。
還有傳說要擴大地方自治權,同時歸還一部分財權給地方,逐步向「小政府、大社會」體制過渡,以使中國的市場經濟進一步搞活。
從劉鶴透露的資訊看來,以下的方向已是必然:
一、一類事由一個部門統籌,一件事由一個部門負責,避免政出多門、責任不明、推諉扯皮。
二、要精幹設置各種機構,科學配置權力,簡化中間層次,推行扁平化管理,形成自上而下的高效率組織體系。
三、理順黨政機構職責關係,由黨實施集中統一領導,保證其他機構協同聯動。減少多頭管理,減少職責分散交叉。
四、把地方實施更為便捷有效的經濟社會管理事項下放給地方,允許地方因地制宜設置機構和配置職能。
中國機構設置的龐大、臃腫、重複,讓皮球被踢來踢去,使簡單的事情在各部門繞圈子中變為複雜,這種現象對經濟和社會都帶來諸多副作用。
納稅人每年掏出大量銀子養那些效率低下、懶政不作為的公務人員,早就是滿腹牢騷。中國機構的臃腫和人員的眾多,與國外的機構和人員配置比較,數字差距驚人。
一九七八年開始改革開放以來,曾經提倡「黨政分開」,現在則重新講究「黨政合一」。
廣東順德之前試水的黨政合署改革,也被稱作「黨政大部制」改革,大膽到「石破天驚」的程度。
順德打破黨政界限,把區統戰部、農村工作部、工會、共青團區委、婦聯、工商聯、殘聯組成了新的「社會工作部」。
機構重組本「合併同類項」的方陣,順德將黨政機構從四十一個減為十六個,直接減去了近三分之二。
新成立的「部局」一把手大都由區委副書記、區委常委和副區長兼任,而原「部局」的正職全部成了副職,原來部門的副職成了新設的「局務委員」。
區委辦和區政府辦合署辦公,形成了兩塊牌子一套人馬。順德的改革減少了公務員,也減少了財政支出。順德的大動作,某種程度上也可視作下一步國家黨政合署改革的一個試點。

不得不對各類機構進行大手術
習近平主掌中國以來,提出了經濟建設、政治建設、文化建設、社會建設、生態文明建設的五位一體建設。
與此同時,還提出了「四個全面」,其中包括「全面深化改革」。這個全面深化改革,其中很大一塊內容就是黨和國家機構改革。
此次機構改革還負有這樣的使命:黨和國家機構職能必須為解決突出矛盾、防範化解重大風險等攻堅戰提供保障。
顯然,這次的機構改革將是大規模和大動作的改革,一系列的裁撤合併,必將對精簡的部門和個人帶來很大衝擊。
一直以來所說的「向深水區改革」、「啃硬骨頭改革」,在這次啟動的黨和國家機構改革中,將面臨嚴峻的挑戰。
為了今後的深化改革,中國不得不對各類機構進行大手術,簡政放權、消除掣肘、輕裝前行。
顯然,已公布的國務院機構改革只是這場聲勢浩大改革的小部分,真正牽筋動骨的大部分還在後面。
期待壯士斷腕!

﹙作者為本刊特約主筆。﹚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