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訪波爾多(馮 戈)

離開巴黎,僅兩小時的火車,穿越了二十三年(筆者於一九九五年初訪波爾多),回到波爾多。
第二天早上出發,到城外的酒莊。天幕無痕,碧藍如冰,在地平線接上葡萄田,綿綿如海,和一九九五年的九月是完全一樣。這種地方就是不會老,如果躲得過鏡裏自己的倒影,時間就在二十三年前凝着了。
路經一級酒莊Margaux,忍不住停下來,在門外看看它有沒有改變。
還是那一重十多呎高的黑鐵枝大閘,緊閉着。閘後是六七十米筆直碎石車道,兩旁二三十呎高的樹在站崗。草地剛剪過,樹蔭濺起陽光。車道盡頭是四層高大宅前一排石級,直爬上二樓平台,台上豎立着四座兩層樓高圓柱,在托等邊三角型牌拱,背後是淺米黃石牆,鑲着一排三對白框玻璃門,左右各三對每層樓都排列的白色百葉外推大窗,在無塵日照下,如玉生煙。而正面的灰黑色斜屋頂則恰恰如齊額的禮帽。大閘後地上有法文小告示:「Propriété Privée」(意即私人物業),但放眼無人,只有無聲的葡萄田環抱。
瞬間茫然,是眼前一幕?是回憶?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