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讀毛澤東文藝講話二則:夜讀抄 (邵燕祥)

歸根到底只有個權力標準
「文藝家幾乎沒有不以為自己的的作品是美的」(《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下同,《毛澤東選集》頁八二五),這是個普遍性的命題,放之四海而皆準的。在中國,有所謂「文章是自己的好(老婆是人家的好)」;在俄羅斯,普希金難免對自己剛脫稿的作品讚道:「普希金,這個狗娘養的……」,熟悉世界文壇掌故的朋友一定還能講出許多這樣的例子。
據說中國人性格比較內向,儘管沾沾自喜,但公開自賣自誇的較少,但是從文學史上看,對於同時代人或朋輩的溢美之辭,站出來謝絕的倒也不多。人們說中國歷史上沒有文學批評,我不同意;批評是有的,但準確的中肯的批評則往往要索之於後世,也就是同被批評的作家沒有血統與門牆瓜葛的批評家們。文學批評是一門科學,科學要求客觀,排除感情的和其他社會功利因素的干擾。巴基斯坦的習俗,不為健在的人立傳,大概也是有鑑於此的聰明。
「文學家幾乎沒有不以為自己的作品是美的」,可以理解,是一種常態;然而如果一個批評家認為一個作家的一切作品都是美的,字字珠璣,就不正常,也不可信了。
毛澤東對於自己的詩詞,未見公開表示過自我評價。但是我們看過的幾乎所有評論都以為毛澤東詩詞是美的,美得不得了,卻未必都是由衷之言。《沁園春.長沙》、《沁園春.雪》、《採桑子.重陽》、《憶秦娥.婁山關》,無疑是上乘之作,即使只有這麼幾首,毛澤東在當代詩史上也自有其地位。但是,什麼「分田分地真忙」,什麼「到處鶯歌燕舞」,更不用說什麼「不許放屁」,根本不能相提並論。一律加以揄揚,反使人懷疑對優秀篇什的肯定並也並不那麼真誠了。因為是毛澤東的作品,就「無論怎樣高度評價都不過份」,這可以是一種政治態度,卻不是文學批評。

(如欲閱讀全文,可選擇明報月刊iPad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

(作者是中國著名詩人、散文家。)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