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陽念王[予予]及家永三郎(學田)

  已故文物修復家王[予予]先生在一篇口述文章中,曾感慨地說﹕「直到今天,寫一篇文章紀念抗日戰爭五十年,心裡都非常痛苦,常常流下眼淚來。」(《明報月刊》二零零二年十二月號《中國成功修復金縷玉衣的第一人》)王先生為祖國修復金縷玉衣,但上一代遭受日本侵華造成的傷痛,又能否憑下一代修補撫平﹖

  重陽前後,念及日本教育家家永三郎先生生前對歷史真相之堅持,復歎扶桑此後恐無賢士,願憑良知執千秋之筆,還後代應知的歷史真相。路暗難行,家永先生途上毋懼陰魂驚擾——三乞青天借明燈,憑風送一程﹗

  天忍折賢能,

  輕教史筆更﹔

  陰魂欺暗路,

  風送孔明燈。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