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武俠,我的課子之書──悼金庸(張曉風)

孩子小的時候,我有點發愁─我說的不是指很小的時候,而是,有點年紀了,那時他十歲了,我的兒子。其實,真的嬰兒期,倒不麻煩,該放進嘴中的奶就放進去,該清洗的屎尿就清洗掉,一切都很順理成章,累歸累,卻不致令人發愁。到一、兩歲仍然不必愁,他只負責長高長大,我只負責讓他吃好睡好,外加幾個床邊故事。
但是,他們如今稍涉人事了,我兒,和小他三歲的妹妹,作為一個母親我很難避免不安。
我的不安如下:
說來,我家雖非模範家庭,但什麼勾心鬪角、損人利己的事一概沒有,更別說那些使陰使壞的招數了。孩子就連撒一句小謊,在敝宅中也算是很嚴重的惡行劣跡呢!
在這種兩個書呆子教授之家養大的小孩,正直又善良(這當然不是說別個職業的父母養不出正直善良的孩子),一旦入了社會,碰上邪惡出身的朋友,那明虧暗虧不知要吃多少?
唉,怎麼辦呢?做父母的好像不便教小孩壞心術的「辨識法」及其「防範法」吧?孩子太有「防人之心」則其快樂童年的快樂也就有限了。
記得女兒讀國中的時候,有位老師大概看準她是個好孩子,每天叫她放學後負責拿着試題到學校附近的影印店去印考卷,然後帶回家放着。第二天一早,再把考卷帶去學校給全班同學考試。可能是學校的考卷印量太大,來不及,只好讓店家來印。但,讓一個第二天自己也要考這場試的小孩的臥房中有試卷,這種信任未免過分了一些。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