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的散文(戴小華)

在台灣讀書時,幾乎所有的老師家長都反對學生讀武俠小說。直到定居吉隆坡,一位親友送了整套《天龍八部》讓我打發時間。結果,一翻開書,就幾乎停不下來了!
這是一部奇書,一部傑作。書中人喬峰(蕭峰)的豪邁粗放,勇武過人,肝膽相照,還有那種「雖萬千人吾往矣」的英雄本色,看得令我血脈賁張,心神俱醉。
由於我的祖籍是河北滄州,而滄州「自古多慷慨悲歌之士」。或許這就是我特別喜歡喬峰這個人物的原因,而他自然會融入我的生命裏,無形中也塑造了我的人生觀。
那時,我想像中的金庸就是喬峰的樣子。沒想到,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九日出席慶祝澳門回歸祖國慶典,在葡國政府離開澳門前,宴請的最後一頓晚餐中,就在這種冠蓋雲集,有着二千五百位受邀嘉賓中,居然會和我心中的大俠相遇而且還是毗鄰而坐。真是太不可思議了!那晚,我們談得最多的不是回歸而是他的著作。言談中,我一直望着他那張笑瞇瞇的臉,猶如看到了一尊笑佛。

旁徵博引 信手拈來
由於金庸的武俠小說寫得實在太精彩了,名聲太大了,反而容易忽略他的散文創作。
金庸的散文寫得不多,我看的是台灣遠流出版社在二○○七年出版的《金庸散文》。這本集子中所收的散文,是金庸先生在一九五五到一九七六年之間,在香港《大公報》和《明報月刊》上發表的。書中將金庸先生寫的散文分為:讀史、文趣、博覽、品棋、考古、觀影、看戲、遊記等。
可以說這本散文集呈現了金庸先生廣泛的興趣和遊歷以及他對歷史、對人生、對東西文化的深切理解和博聞多識。他旁徵博引,信手拈來,了無齒痕,無絲毫「掉書包」的迂闊之氣,且往往有獨到脫俗的看點。即便他在批評一些編劇導演不足之處,也是文筆委婉,充滿善意。
他的文字通俗而又洗練,傳神而又優美,從不刻意雕琢,只是娓娓道來。他在書中談音樂、舞蹈、美術、電影、戲劇、圍棋、遊記,閱讀中,總覺得像是他在和老朋友促膝長談,感覺特別舒服,讓我感受到一個謙謙君子風雅的生活。
金庸先生的散文既呈現出他的品味、品格和品德,也彰顯了他對生命的激情和同情。這種激情讓金庸先生一生熱愛生活、珍惜生命。他的俠義之情,又使得他對自己、對人類命運有着深切的憐憫之情。
其中我最偏愛的部分是他關於莎士比亞戲劇的研究評論。

談凱撒大帝和奧賽羅
在〈談凱撒大帝〉這篇文章,金庸着墨最多的是波羅特斯和安東尼那兩篇演說。他分析波羅特斯的演說是散文,安東尼的演說是詩歌。安東尼的演說所以更有力量,主要因為波羅特斯是用理智來說服群眾,安東尼卻用情感來煽動群眾。對於認識不清,頭腦並不冷靜的群眾,煽動自然比說理是一種更有力的武器。
這篇演說組織之完美,實在使人歎服。對於政敵,他自始至終是讚美,然而這種諷刺性的讚美比痛斥更有力量。在另一方面,安東尼的雄辯有真實的情感做基礎,他是深愛凱撒,是為凱撒的被刺而哀傷。他的演說所以動人,因為他說的正是他心中的話。
金庸在〈談奧賽羅〉這篇文章中說道:「莎士比亞所以成為文學上百世的宗匠,決不是由於他作品中情節的離奇曲折,而是由於他對人性深邃的了解與刻劃。」
這句話也一樣可以用在金庸先生的身上。

(作者為馬來西亞作家。)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