錚錚風骨,國士無雙──懷念恩師徐中玉先生(錢 虹)

今年六月二十五日凌晨三時三十五分,走過人生一百零五個年頭的著名文藝理論家、語文教育家、原上海市作家協會主席徐中玉先生駕鶴西行,離開了讓他牽腸掛肚而又歡喜、憂心的世界。噩耗傳來,先生的親朋好友和眾多學生,無不欷歔惋惜。六月二十八日,徐中玉先生追悼會在龍華殯儀館大廳舉行。大廳內懸掛的輓聯,恰如其份地概括了徐先生的一生:「立身有本,國士無雙,化雨春風萬里,何止滬濱滋蘭蕙;弘道以文,宗師一代,辭章義理千秋,祗餘清氣駐乾坤。」數百名從四面八方趕來的生前友好、各屆學生等匯聚成悼念的人流,為徐中玉先生送行。數不清的花籃和輓聯從大廳一直排到門廳外,綿延不斷,表達着親朋好友和學生們的無盡哀思。為徐先生送行的那天恰逢期末考試周,我有監考任務,分身乏術,只好在追悼會召開前夕,連夜代表任職學校起草唁文,並委託母校中文系代訂花籃,以寄託心中的敬意與哀悼。
徐中玉先生是一代真正的知識人的典範。在超過百年漫長而艱難的歲月裏,他始終如一地堅守知識分子的良知與中國文論和文學的標杆,歷經磨難而以民族、國家大義、中國文化傳統的傳承與發揚光大為己任,生命不息,奮鬥不止;身處逆境而沉靜,面臨危局而敢言;兢兢業業俯首工作,甘於清貧埋首學問—這是他留給我們的人生楷模與精神遺產。他的一生,端端正正地寫好了一個大寫的「人」字,成為我們受用不盡的寶貴財富。徐中玉先生畢生投身大學教育與學術研究,乃著名的文藝理論家和語文教育家,享有「大學語文之父」之盛譽。他在魯迅研究、文藝理論研究以及大學語文教育等領域成果豐碩,享有崇高的威望。先生一生成就卓著,品格高尚,高風亮節,為世人所景仰。他為推動我國的文藝理論研究、大學語文教材和課程建設等方面做出了重要的貢獻。

初見先生 運籌帷幄
我最初見到徐中玉先生時,是在上世紀七十年代末。作為恢復高考後的首屆大學生,我當時填報的高考志願是上海師範大學中文系。文革期間,上海的幾所文科院校如華東師範大學、上海師範學院、上海教育學院等校合併,統稱為上海師範大學。不過,我接到的大學錄取通知書明確寫的是「華東師範大學中文系」,所以我一入學就到了位於中山北路三千六百六十三號的華東師範大學。當時中文系位於麗娃河東面靠近校門口的三幢庭院式的平房內(可惜後來於八十年代中被拆掉後蓋了三層樓的河西食堂),三幢平房都有着長長的走廊,系主任辦公室、系資料室以及中文系的各個教研室都各據其間,穿過走廊透過玻璃窗總可以看見每間屋子裏的情形。我就是在這裏第一次見到了徐中玉先生。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