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遠的眼光、冷靜的判斷是中國當下之要(馬 玲)

在美國眼裏,中國已上升為第一大威脅,以美國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的論據為證。
十月十日在參議院國土安全委員會上作證時,克里斯托弗說:「中國在很多方面是美國面對的最廣泛、最複雜和最具長遠性的反間諜威脅。因為俄羅斯在諸多方面只是試圖維持目前的局面,而中國則是打未來之戰。」

中國上升為美國第一大威脅
從特朗普開打貿易戰以來,美國越來越表現出與中國「勢不兩立」。中美博弈已超出貿易的範疇,外溢到了政治、經濟、軍事、科技、文化等諸多方面,重要領域可謂無一遺漏。
特朗普上台時,世人無不輕視他,中國也根本沒把他放眼裏,覺得這個「神叨叨」的商人很好對付。不曾想,特朗普的「東一榔頭、西一棒子」日益展現出戰略意圖,他一連串的步步緊逼,讓中國猝不及防外,也從最初的奉陪到底陷入到今天的心裏沒底。日前美國副總統彭斯的講話,更是「殺機四伏」,把中美四十年來「合作」代替「對抗」的關係似乎又要扭回去,一旦真出現美中對抗的新轉折點,其後所傷必至深處。
美國正在世界範圍內玩弄中國間諜案。十月以來,美國彭博社連續報道中國向美國公司服務器植入「間諜芯片」,在國際間引起連鎖恐慌。其後,美國媒體又集體爆料稱,美國司法部對一名疑似中國間諜的「中國江蘇省國家安全廳的一名副處長徐延軍(音)」提起訴訟,指控其「試圖竊取美國航天航空商業機密」,並稱「這是中國間諜首次被引渡到美國受審」。特朗普在一個活動中曾公開聲稱,幾乎每一個來美國的(中國)留學生都是間諜。這種強化中國人不懷好意的印象和效果,讓美國的民間氣氛日益變得詭異。
另外,路透社引述消息人士,指今年初開始,美國、英國、加拿大、澳洲、新西蘭五國,建立了把中國在海外活動的情報進行相互交換的「五眼」聯盟,此情報還與德國、日本等國分享。目前的美國,無論是兩黨還是民間,無論從近期利益還是從遠期利益,幾乎可以說,在想方設法遏制中國這個問題上已基本形成了一致。「今日俄羅斯」網站也著文認為:「隨着華盛頓將中國定位成新的主要敵人,一樁新的間諜醜聞肯定會為紅色恐慌增添色彩」。中國成為「新的主要敵人」,也許俄羅斯便從眼中釘變成了次要,當然他們樂見其變。

特朗普專找中國的「七寸」打
特朗普狂轟濫炸式的赤裸裸進攻姿態,簡直讓中國防不勝防。今年六月,美國先向中國五百億美元的商品徵稅,後來又擴大到二千億美元,現在特朗普放話如果中國還不讓步將再徵稅二千六百七十億美元。關鍵是,這傢伙說到做到。
與此同時,特朗普還專門找中國的「七寸」打,又向中興公司發難,又宣布制裁解放軍總裝備部及部長李尚福並凍結其財產,又要求進入美國的新華社和中國環球電視網登記為「外國代理人」,又針對性地通過了外國投資審查更正法案,又要嚴格限制民用核技術輸出中國,又FBI到科研機構排查華人「千人計劃」學者,又動議「全面取消中國留學生簽證」,又在南海和台灣的敏感問題上撒鹽……特朗普的招數層出不窮,其用意就是一個:壓中國讓步!特朗普一方面揚言要退出世界貿易組織(WTO),一方面新簽署美墨加貿易協定以及後面陸續跟進的美國與日本和歐盟等發達國家簽署貿易協定。這項旨在阻止簽約國與非市場經濟體(中國)達成貿易協議的「毒丸」條款,意在建立一個全球反華經濟聯盟,目的就是要孤立中國。
副總統彭斯十月十一日在國務院出席活動時,提醒中美洲國家領袖留心他們和美國的長遠利益,同時警告他們與中國做生意時必須有透明度。美國盡一切可能堵中國的路。不僅不讓中國再像過去那樣從國際貿易中大獲利益,而且企望中國無策解套、束手待斃。從當前的形勢看,不得不承認,美國經濟向好,中國經濟轉弱。美國失業率達到四十五年來的最低,特朗普一再驕傲地吹噓其領導力強悍。在經濟利好的因素下美聯儲不斷加息,十月十日再加息的消息宣布後,道瓊斯和納斯達克連續兩天大跌,氣得特朗普連聲指責美聯儲。中國則開始了一輪「央媽發錢,財爸減稅」的組合拳。央行宣布下調存款準備金率一個百分點,預期大約淨釋放資金七千五百億元人民幣;同一時間,中共財政部部長劉昆重申了積極的財政政策。雖然中國多次強調「不怕打貿易戰」,儘管中國統計的外貿出口數字不但沒有下滑還有上升,但從央行最近降準的措施來看,貿易戰的傷害已經顯現。
《人民日報》號召國人「共克時艱」,習近平在九月底考察東北時,重提毛澤東時代的「自力更生」。另外,最近「國進民退」鬧得沸沸揚揚,不斷紛擾人心,這些都是判斷形勢的重要參考。不過也可以看出,中國已經有所動作。以前中國只有出口博覽會,現在新推出了進口博覽會。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將於十一月五日起在上海舉辦,這是由國家商務部和上海市政府共同主辦,也是一種姿態向世界表示,中國正擴大開放。特朗普仍在不斷施加激將法:「看啊,中國想達成協議。我說他們還沒有準備好。我們取消了幾次會議,因為我說他們還沒有準備好達成協議。我們不能是單行道,它必須是雙向的。二十五年來它都是單行道,我們必須讓它成為一條雙行道。我們也要從中受益。」美國方面透露出一種信息,認為中國決策層最後會走向務實,因為在全球化和技術突飛猛進的當代,中國不可能全靠「自力更生」,還需要西方的技術和市場,所以中國對貿易戰的反應至今依然是謹慎的。

特習會能否迎來轉圜需要智慧
在十月十日美國股市大跌後,白宮突然傳出,要安排特朗普與習近平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十一月三十日至十二月一日召開的G20峰會期間見面,以便解決貿易爭端。此前,美國要求的前提是中國必須先提出貿易讓步清單。那麼,美方究竟要中方讓步到何種程度才能滿意?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Larry Kudlow)上月接受CNBC電視節目訪問時,話中流露出六項內容,當中包括:零關稅、零非關稅壁壘、零補貼、停止知識產權盜竊、停止被迫轉讓技術、允許外國人自己的公司自己擁有。境外政治分析家指出,在中美各守底線的局面下,中美元首能否實現下月的會晤,恐有相當大的變數,就算能夠坐下來會晤,彼此能否達成實質共識也是問題。在當前中美雙方互不信任的情況下,特別是在彭斯演講之後吹起的「新冷戰」風後,中美還能不能握手合作,受到世界關注。
少將兼戰略學教授金一南接受中國之聲採訪時說,中美之間不大可能爆發冷戰。他表示,冷戰是二戰後美蘇兩大陣營之間的全面對抗。其對抗表現是:蘇聯方面的社會主義陣營,美國方面的資本主義陣營;美國方面軍事組織北大西洋公約,蘇聯方面軍事組織華沙條約;美國搞了個馬歇爾計劃援助西歐,蘇聯搞了個莫洛托夫計劃扶植東歐。典型的冷戰是兩大陣營在政治、經濟、軍事方面全面對立,鬥得你死我活。最高峰時,東西兩個世界基本上不交往,全面對立,雙方貿易額在最高峰時期佔美國貿易總量的百分之零點八,這才叫冷戰。
今天,雖然中外很多媒體都在講中美要進入一場新的冷戰,但我們有所謂冷戰的條件嗎?兩個對立的政治、兩個對立的軍事組織、兩個對立的經濟團夥,都沒有。美蘇冷戰主要競爭是什麼呢?是意識形態的競爭,就是資本主義壓倒社會主義,還是社會主義壓倒資本主義,冷戰極具政治色彩,它是意識形態的競爭。今天中美之間呢?我們是美國的第二大貿易夥伴,今天僅中國大陸就佔美國貿易總量的百分之十六以上。如果再加上香港、澳門、台灣,佔美國的貿易百分之二十,而且中國今天持有最大的美國國債達將近萬二千億,這種情況在前蘇聯是前所未有的。
金一南分析得有一定道理,不過他似乎有意無意忽略了中美這次博弈的意識形態色彩。不講彭斯十月四日的演講裏明顯能夠看出這種色彩,而且特朗普九月二十五日在聯合國大會上的發言裏重提的「社會主義」也頗為引人注目。他說:「幾乎所有的社會主義或共產主義都導致了苦難、腐敗和腐朽。社會主義對權力的渴望導致擴張、侵略和壓迫。」所以說,特朗普揮舞的貿易大棒,並非僅局限於貿易,它的外溢觸角直迫意識形態。因此,十一月底中美兩國領導人能否跨過意識形態的門檻走進屋來坐下來交談,還需要兩國不斷的溝通、交涉、較量、博弈。
在中國出生、曾當過美國駐華大使和助理國務卿的芮效儉認為:「美中關係有自我矯正的一面」。他指出,如果你在錯誤的方向走得太遠,就會發現你自己的利益受到了損害。金一南也認為,再通過一段時間的較量和對抗後,美國有可能出現新的轉機。因為中美對抗不是單損,是雙損,大家都受損失,在這種情況下對抗就難以繼續下去。有外媒報道:一名中共官員表示,習近平相信,有很多理由和美國保持穩定關係。外媒透露的消息顯示,特朗普與習近平會見前,要求中國必須作出重大讓步,會晤後美國至少要以小勝收場。中國在與美國力量不均衡的狀態下,是硬拼到底還是柔軟應對,是針鋒相對還是順勢而為,越是處於艱難的困境之中,越是考驗主政者的能力,現在到了真正運用政治智慧背水一戰的時刻。

韜光養晦的戰略還不能丟
今年十二月十八日是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周年,明年一月一日是中美建交四十周年。這兩個「四十周年」面臨着挑戰,也蘊含着契機。美國當了老大之後,最怕他國的威脅和挑戰。因為老二是老大的天然對手,所以老大對老二特別敏感。不要說美國對付意識形態不同的前蘇聯,就是對英國和日本也是毫不留情,堅決把這些老二打壓下去。一九四四年的「布雷頓森林會議」,宣告了英鎊的黃金時代終結,上世紀八十年代的《廣場協議》,讓日本泡沫破滅後陷入三十年沒走出的泥淖。蘇聯、英國、日本都給中國提供了不同的經驗和教訓,在與美國打交道的過程中,中國必當汲取這些教訓為我所用。
美國除了擔心中國的「中國製造二○二五」外,更擔心的是中國橫貫全球的新勢力衝擊它固有的勢力,雖然特朗普意欲把美國之手縮回國內搞建設並一再強調「美國第一」,但美國的霸權心理與驕傲心態是絕不允許挑戰的,面對新的「來犯」,美國為阻止這種勢力的擴大隨即形成了強大共識,意識形態大旗也被舉了起來。中國當下最明智的作法就是盡一切可能把衝突控制在貿易領域,如果真的延燒到制度或者意識形態領域,那麼轉圜的餘地就很難了。
不畏束縛的房地產商任志強素有「任大炮」之稱,他在某論壇亮出的有關中美貿易問題的觀點,值得一提。他說歷史上的長城是為防守而修,現在的關稅其實也是為防守而設。但長城並沒有防住騎馬民族的入侵,最後長城也失去了功能被推倒了,其言外之意就是關稅最後也擋不住外來商品的「入侵」而失效,不如明智地選擇節點改變。「韜光養晦」是鄧小平當年制定的國策,尤其在外交上的發揮與運用,為中國贏得了珍貴的時間和空間。中國雖然在GDP方面成了世界老二,但在諸多方面還存在不少短板,「韜光養晦」還不能丟,依然具有戰略深謀的現實意義。諸如「向世界展現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參與全球治理」、「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這些富有挑戰和刺激的口號和行為應該緩行。低調、屈伸、妥協,是避免衝突而平穩成長的自保之法。
知彼知己乃制勝法寶。特朗普上台接近兩年,儘管他變幻多端,但他的操作方向已經基本明晰,那麼我們自己的方向到底在哪裏?是否非要在他的任期(即使任期八年)爭個短長?如果這種爭奪將損害到中國未來的發展根基是否划算?所以長遠的眼光和冷靜的判斷是當下之要。

 

(作者為本刊特約主筆。)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