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輯:閃閃金光的背後(金聖華)

那天晚上,對着滿場觀眾,我講了一段開場白:「今晚,是金光閃閃的一夜:首先,這是查良鏞學術基金會舉辦的活動,我們在此放映和談論的是電影《金大班的最後一夜》,女主角姚煒小姐本姓『金』,英文名字Kelly,因此原是『金嘉麗』,跟書中金大班的名字『金兆麗』只有一字之差,是命中注定要演出這部戲的。本人有幸在此敬陪末座,可能也是因為姓金的緣故。剛才另一位主持劉俊教授的姓氏中也含有『金』字,所以這些『金』加起來,的確是金色匯聚,但最要緊的是必須要有白先勇教授的『白』來加持,成為『白金』之夜,一切才顯得更加珍貴,更有意義。」
當晚白先勇和姚煒的對談十分成功,兩人詼諧幽默,妙語如珠,聽得觀眾都樂翻了,時而歡笑,時而鼓掌,一個多小時的談話,彷彿霎時間就過去了。事後,與會的朋友問我:「這場對談,事前要不要排練的?」「排練?」當然沒有!一位是文壇巨匠,一位是影壇巨星,談的是兩位珠聯璧合的出品,膾炙人口的佳作,又何須排練?
儘管如此,這閃閃金光的背後,卻也有許多不為人知的趣事。早在去年中,姚白二人就應「世界華人文化交流會」之邀,在新加坡放映《金大班的最後一夜》,並在放映後舉行對談(詳情見《明報月刊》二○一八年九月號何華〈「金大班」在獅城〉一文)。記得那時跟白先勇通電話,談起電影放映後轟動一時的盛況,他在電話中顯得特別高興,說是終於可以「還姚煒一個公道」。當時我就心想不知道什麼時候同樣的盛事可以在此地重演,讓香港觀眾也可以一飽眼福耳福呢?
不久後,熱心文化事業的潘耀明兄來電商討,談到查良鏞學術基金會一直都想邀請白先勇主持講座,只是白教授多年來為弘揚崑曲,為推介《紅樓夢》,為替父親白崇禧將軍寫傳等等文化大業,忙得夙興夜寐、殫精竭慮,而到處奔波足跡所至,真是八千里路雲和月!要找他「度期」,簡直比找天皇巨星登台還要難。所幸白先勇是香港中文大學的博文講座教授,每年總要抽一兩個星期來中大講學,於是,各大學各機構聞訊就紛紛提出演講的邀約,務必把他在中大的課餘時間填得密密麻麻。這一次,幾經安排,白教授終於為潘先生的誠意打動。由於查良鏞學術基金會的講座一向在香港大學舉行,白教授乃在中大授課之餘,移駕港大玉成其事。
講座題目決定為「從小說到電影──《金大班的最後一夜》的蛻變」之後,隨着時間的流逝,應邀為主持的我,不免開始有點心中忐忑:白先勇的小說雖然耳熟能詳,但是自己既不認識女主角姚煒,也沒有看過這部三十五年前攝製的電影《金大班的最後一夜》,要怎麼準備,才能不辱使命呢?

與姚煒兩次見面
今年大年初五,通過白先勇的穿針引線,我和姚煒在一家位於銅鑼灣的精緻日本餐館見面。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