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話密折(二月河)

  年輕時看了些說雍正的小說話本,見到他建立「血滴子」這個秘密機構,擁有這名稱的武器,殺人如麻,很有點不寒而慄。及後讀了一些典籍——相對比較正規的資料,才曉得那是子虛烏有的事。就我所知,一件先進的武器,除非你將他扼殺在搖籃裡,倘不,一旦它問世應用,休想再消滅它,現在的原子彈不是這樣麼﹖多少強大的巨人想扼殺它,但它一點也不見減少,且是愈扼愈多愈厲害——由此可知,雍正這「血滴子」武器壓根兒就沒有。

  搞特務組織以廣耳目,以置心腹,以布爪牙,是明代皇帝的拿手好戲。說透了,那是這個政權自信心脆弱的特徵。清初時分,似乎有個叫「十三衙門」的政府單位,有點這性質,也是清初政權不牢的外相表露。到康熙之後,不但撤掉了這衙門,連長城也不再維修,這是因為統治者知道了這道理,長城和專門無理整人的衙門對於政權來說都是屁,嗅起來臭,沒有使用價值。

  密折制度就是這種情況下應運而生的。最初由康熙發明,到雍正推至頂峰,形成「密折制度」,也成了中國歷史上一大異樣政治景觀,說句笑話,是具有雍正特色的政治景觀。

  密折不同於奏摺,它不經過政府部門,也就是說不經過六部,上書房、軍機處什麼的一律跳過。如果有密折權的是低品官,那就要隔過府、道、省這一系列級別的政府部門,直達「天聽」。

  就這樣,各地往返京師的驛傳馬搭子裡,就多了這個小物件。

  康熙搞這個密折,也許是為了開闢一條非正規的信息渠道,防止被假大空、歌功頌德的馬屁文件蒙蔽太甚﹔也許是為了給臣子一份殊榮,籠絡遠臣、邊臣之心﹔也許是他太寂寞,想有幾個私交性質的「下級」朋友通信談心。他的批語裡,關心外頭年成、雨水、風俗、民情甚至要求「就是笑話也好,說出來叫老主子笑笑」,就透露了他這份孤寂的心境。

  這一舉措,到雍正手裡立時便變成了政治,變成行之於天下的制度。這制度反動是反動,雖是「獨裁」不可改變,但它加入了獨裁者「兼聽」的力度,比起獨裁而且瞎眼來,似乎好點。

  有密折專奏權的不一定是大員,有高官顯貴,也有微末、芥子之官,星星點點遍布全國,分不清誰擁有這種權力。誰要是賣弄或暴露自己擁有密折權,很快就會被雍正剝奪掉。

  無論天氣、收成、水旱災情、軍情、糧秣、鹽務、社會、祭神、某地出某產品、笑話、某人某場合出洋相、某官員操守品行軼聞、誰和誰鬧彆扭翻臉、誰喜愛聽什麼戲……五花八門,應有盡有。這樣的小匣子滙集到雍正手中,他一一看過,擇要批覆——一千多萬字的《朱批諭旨》就是這樣傳下來的。他批得暢,大開大闊、大喜大怒,諷刺挖苦、說笑打諢、隨意揮灑——近世有人稱他的朱批是「天下第一痛快書」。

  雍正因了這密折,少受許多馬屁蒙蔽,也因此使官們撈錢稍難而恨他,故造了許多主子的謠言,說他身後之名——「血滴子」及十大罪狀,多由此故。

文章回應

回應


既講正大光明,為了統治需要,有時有暗暗推行密折制。圖為乾清宮皇帝寶座上方高懸著的「正大光明」牌匾(《中國文史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