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聯儲局退市的思考 (張大朋)

  最近聯儲局不斷吹風,隨時考慮減少量化寬鬆(QE)買債的規模,由於每個聯儲局大員說話都不同,主席伯南克本人也語焉不詳、模稜兩可,市場不斷猜測聯儲局的真實動向,也因此有波動。

  2008年金融海嘯,聯儲局隔夜息幾乎降到零,當時主要目的是急救銀行。在金融體系中銀行是最大的負債人,存戶存款,就是銀行欠存戶的債務。危機發生時銀行資產大縮水,幾乎資不抵債,如果繼續支付正常利息給存戶,全要破產,央行一聲零息,解除了銀行最大的負擔,銀行便有救了。

  當然低息還有刺激經濟的因素,危機過後美國復甦緩慢,所以零息一直持續至今。央行為了刺激經濟還破天荒大做QE,推低長債,在超低息的環境下,資金不願留在銀行存款戶裏,而流向回報較高的債券市場以及股票市場。雖然其間有波動,例如歐債危機發生時資金避險,流入美國,但這一階段大體的資金是流向債券市場、股票市場以及房地產市場,這也符合央行的目標,有助經濟復甦。所以今天股債都處在歷史高位,美國樓市也顯著好轉。

  但超低息不是正常的經濟狀態,央行開始做QE很容易,退市就不是那麼容易了。做QE,可以比喻為向經濟體吊鹽水或注射強心針,不能突然拔針頭。聯儲局不斷吹風說可能減少QE,就是要讓市場有一個思想準備,要促成一種市場信心,即美國經濟復甦有堅強的勢頭,聯儲局撤QE的話復甦也不會停止。最近美國十年國債債息從1.8厘急升到2.2厘,這是很大的升幅,市場預料央行減少QE,利率會上升,而息率上升國債會下跌,所以醒目資金先沽定。

  聯儲局管理市場預期,並非一定能奏效,如果市場擔心央行不能有效調控市場,市場利率可能在央行加息前就上升,現在美國十年及三十年期按揭利率已在上升,可能會影響房地產銷售。

  如果市場預期利率將上升,例如十年國債現在已升到2.2厘,資金就願意留在無風險的國債市場中,或要求其他回報,例如企業債券,股票收益有更高回報,這樣就導致債券及股票價格下跌。經濟大局現在很可能已開始進入這一個階段,當然聯儲局每一步都會小心衡量,跟市場有效溝通,有秩序地慢慢退市。一旦利率抽升太快,聯儲局可能重返市場干預,但是市場息率上升無可避免,正常的美元存貸利息要比現在高二三厘,聯儲局可能會用一段長時間達到這個目標,具體怎麼樣,相信聯儲局大員自己都不知道。

  但我們要做好利率上升的準備,從去年五月以來美股升幅已非常大,現在日元如停止急貶,日本資金流入美國市場也會放慢,美股如調整,港股當然會受影響。

  (本欄隔期刊出。作者網站:http://dpzblog.wordpress.com/)

文章回應

回應


聯儲局為布置退市不斷吹風,其主席伯南克對具體措施卻語焉不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