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夢家與文革和文字 (鄭政恆)

五十年前,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席捲全中國,知識分子首當其衝,吳興華在八月三日被紅衛兵害死,老舍於八月二十四日在太平湖畔跳湖自殺(內情見傅光明、鄭實的《老舍之死──口述實錄》一書),身在上海的傅雷於九月三日仰藥自盡,而家在北京的陳夢家,也於同一天受迫害去世。他們的死,是當代中國知識界無可彌補的損失。
陳夢家是詩人,也是文字學家,他生於一九一一年,父親陳金鏞是基督徒,曾任金陵神學院教授和上海廣學會書局主任編輯。陳夢家早年出版了《夢家詩集》、《在前線》、《鐵馬集》、《夢家存詩》四本詩集。他是新月派後起的一員,受徐志摩的影響清晰可見,更負責主編《新月詩選》,在序言中總括新月派的面貌與發展。
陳夢家最重要的貢獻,是文字學研究。他自一九三四年起專攻古文字學;一九三八年在西南聯合大學任教;一九四四年得費正清和金岳霖的介紹,遠赴美國芝加哥大學教授古文字學;一九四七年回中國,在清華大學任教;一九五二年轉到中國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工作;一九六○年被派去蘭州協助甘肅省博物館整理武威漢墓中出土的簡冊;一九六六年去世。據著名文學評論家藍棣之在《陳夢家詩全編》前言所說,「陳夢家不堪『文化大革命』的風暴,在第一次服毒自殺被搶救之後不久,又趁夫人因病昏迷的時機,上吊自殺。」驀然回首,他的妻子趙蘿蕤教授撰有《憶夢家》一文,筆下是深情的回顧,她說得對:「深可惋惜的是他死得太早。在過去的十二年以及今後的歲月中他還可能寫出許多著作,為他所熱愛的祖國的現代化增加一些磚瓦。但是他沒有能這樣做。」

(如欲閱讀全文,可選擇明報月刊iPad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

(作者為香港評論人和作家。)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