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孝威「武人辦報」(容 若)

一九五○年代,一個偶然的機會,愛上《天文臺》三日刊,亦是偶然而於酒家樓與該刊四位主筆邂逅,得知陳孝威將軍「武人辦報」軼事。告知報界前輩湯仲光,獲得補充資料,寫成這篇我認為有價值的回憶。
陳孝威(一八九三—一九七四)原名增榮,後改向元,福建閩侯人。幼年畢業於福建武備學堂(陸軍小學)。後讀南京陸軍中學時,適逢辛亥革命,與同學回福州游說新軍統領孫道仁起義;又隨鎮江都督林述慶進攻南京。一九一四年,陳考入保定陸軍軍官學校。一九一五年,陳參與全體同學罷課,抗議袁世凱政府向日本屈服簽署「二十一條」。他咬破指頭,以血寫下「南八,男兒死耳」六字,同學無不感動落淚,齊齊高呼:誓要抗爭到底!
「南八」兩字,令人回顧唐朝歷史,話說唐玄宗天寶末年,胡人安祿山作亂,蹂躪半壁江山,張巡固守睢陽,堵住敵人南下攻佔江淮富庶之區。城陷被俘,敵人以刀威脅唐軍將士,逐個勸降。張巡罵賊不屈,輪到張的愛將南霽雲,南未置可否。張巡呼曰:「南八,男兒死耳,不可為不義屈!」南霽雲笑曰:「欲將以有為也。公有言,雲敢不死!」
當時陳孝威就是這樣的熱血青年。故事也告訴我們讀書的好處。

在港創辦《天文臺》三日刊
陳孝威畢業後,在各地擔任軍職,一九二六年,任泰寧鎮守使,軍階升至中將。一九三三年,「滿洲國」國務總理鄭孝胥邀他出任要職,陳嚴辭拒絕,從此聲名遠播。而他選擇南來香港辦報。
一九三六年十一月七日,陳孝威在香港創辦的《天文臺》三日刊出版。每天只出單張四版。頭版主要刊他寫的評論;其餘三版內容,包括他人寫的評論、掌故、詩詞及廣告。一九三七年,抗戰爆發,區區一份三日刊,竟然每期銷紙十萬份以上,且能遠銷南洋。內地各戰區的同胞,也藉《天文臺》了解國際大事。由此可見此「武人辦報」有其長處。
論者以為,這份小報之能暢銷,除了當時華人敵愾同仇,早已養成關心國家命運的習慣,《天文臺》各版內容也有可讀之處。陳又將其評論譯成英文,寄給英美政要,得到英國首相邱吉爾、美國總統羅斯福的覆函,陳將覆函影印,製版刊登,這份小報,自然大收宣傳之效。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