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強向謝晉道歉 (毛 尖)

  謝晉在晚年的時候,好幾次提到《紅色娘子軍》中被刪的三段感情戲。按照原定的設計,洪常青引領吳瓊花走上革命道路,彼此之間有過從朦朧到確切的感情表達,但公映的時候,這三段戲被刪了。謝晉對此一直深表遺憾。

  上個星期,著名演員陳強過世,在一篇回憶文章中看到,原來,最早還是陳強堅決要求謝晉刪去影片中的感情戲,他的理由是:這種煽情的處理會讓觀眾懷疑,洪常青救吳瓊花帶有個人色彩,會成為現代版的英雄救美故事。當時謝晉和陳強爭得非常激烈,最後是組織出面,上海電影局局長張駿祥做了工作,謝晉才忍痛割愛。事隔四十年,陳強八十多歲的時候,跟謝晉提起往事,說一定要當面賠禮道歉才能寬心。

  兩位老戰友當然是一笑泯恩仇,可老爺子道歉十年之後再來看這段往事,卻覺得這段公案值得再思考。

  陳強道歉是真的覺得當年錯了,還是想給謝晉一個說法,這些,如今都無從追問。不過從陳強一生的演藝事業看,陳強要謝晉刪戲,卻飽含了一個時代的電影追求,而他的道歉,也意味着這種追求的最後隕落。

  關於陳強的紀念文章,永遠會提到他演繹的兩個角色,一個是《白毛女》中的黃世仁,一個是《紅色娘子軍》中的南霸天,這大概也是當年全國人民最痛恨的兩個銀幕壞蛋。對於陳強自己,《白毛女》開拍前,他想的是演楊白勞;《娘子軍》開拍後,他得躲着人走。在那個年頭演壞蛋,可不像今天,壞蛋得掌聲受歡迎惹姑娘喜歡,在那年頭演壞蛋,被入戲的觀眾殺掉的可能都有。所以陳強有包袱,他跟導演說,我還沒結婚,演了黃世仁,誰家的閨女肯嫁給我啊!

  也是組織出面,做了陳強的工作,他接連演了兩個大壞蛋,並因此成了唯一憑反派角色入選「新中國二十二大人民演員」的電影工作者。

  現在我們聽到「人民演員」這個詞肯定有間離效應,不過,陳強這代人的電影觀念形成於延安時期,「人民性」就是電影的最高美學,「為人民服務」就是電影的最終目標,所以,無論是演壞蛋還是演好人,演悲劇還是演喜劇,銀幕上的陳強就像寫戲的莎士比亞,「不浪費一分鐘去經營個人形象」,欺負瓊花的地主也好,開店兒子的老子也好,陳強的電影表現一定是具有「典型性」,具有「民族風」。這樣,他演的惡霸才會在世界各地激發仇恨,像《白毛女》演到澳洲,陳強謝幕的時候,就會有疾惡如仇的觀眾大叫:不要給他獻花;這樣,他演的家長才能天南地北引發共鳴,群眾來信如雪花,說我爹就是《瞧這一家子》裏的老頭子!

  同樣的原因,陳強會覺得洪常青不應該用那種眼神去看吳瓊花,這樣的愛情,有點像「革命的福利」,這不是「為人民」的題中之義,所以,得刪。刪了愛情戲的《紅色娘子軍》影響觀賞了嗎?我覺得沒有。而且,從今天的革命電影電視劇效果看,洪常青克制的眼神才是這個電影至今流傳的一個要素。

  可惜,陳老爺子跟謝晉道歉了,而九十年代以來的銀幕上,吳瓊花們一出場就飽含了情欲,洪常青們一革命就能遇到美人,大量的革命影視劇掛羊頭賣狗肉,革命是外表,福利是內核,陳強要是看到如今那些黃世仁南霸天的「立體效果」,一定會覺得自己當年實在單純!

  單純的年代過去,陳強走了,張瑞芳走了,二十二大明星走了一半,最年輕的祝希娟也七十五歲。而「人民演員」這個稱呼,今天還有誰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