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文芬的信(陳文芬)

親愛的耀明兄:

我的丈夫馬悅然已於十月十七日下午三點半整在家仙逝,享年九十五。
悅然自從三年前害病,很少跟朋友聯絡,他珍惜最後在書桌前奮鬥的時光,努力讀書,翻譯《莊子》。他堅持到了最後一刻「活着死」的生存狀態,在家裏圓寂而去,我們的大孫子、曾孫女得以搭乘當天的夜車從南方到首都,在第二天早晨到我的公寓全家人喝了咖啡,送悅然的大體離家時,太陽出來。我們遵從中國的古禮,請四十歲的大孫子打了一把黑傘,護送爺爺遠行。
他生前的願望是在我們家族常去的地區小教堂,已故亡妻寧祖的葬禮舉行的相同的場地,只有六十席的小教堂走完人生的最後一程。但兩個兒子(老三已於三年前過世)願意更多的朋友前來送別,刊登了廣告,葬禮在星期四,十一月二十一日舉行,最後登記有一百三十人。
我們家庭五世同堂包括姻親約有五十人。登記參加的朋友多為悅然的老學生、學院同事以及在地的中國友人。牧師魏安妮女士,是悅然的學生,曾經在瑞典駐北京大使館擔任文化秘書,她是我們家庭珍貴的友人。
悅然三年前訂立遺囑為自己寫下訃聞銘句,這句話非常不好翻譯:「恩賜幹活,日燃光芒。」我只能勉強這麼翻。我猶記得他當年寫這句話,跟我分享時開心自得的樣子。
悅然最敬愛他的老師高本漢。
悅然過世,我的悲傷與痛苦難以言喻。他以一生用功讀書的方式來懷念老師,也為我的餘生的前途指出了方向。

謹此。祈安
文芬敬上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