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獨秀自傳手跡現身台灣(林文月)

  陳獨秀將一九三七年寫於獄中的自傳稿贈予臺靜農,臺一直小心收藏。但搬家前,他自己謹謹慎慎拿去鎖在租借的保險箱內,以求妥善安心。豈料他後竟忘了此事,而搬家未幾就帶著憂慮住進了醫院。他在病榻上念念不忘的還是那份遺稿。直到過世都不能安心。後來從保險箱中找到那袋手稿,臺靜農的兒子送給了作者。作者特撰文記述這經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