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忘相逢新綠時--池田大作與王蒙對談

  池田大作和王蒙先生相識於一九八七年,二○一三年,二人通過書信對談,主題為「贈給未來的人生哲學——凝視文學與人」。本刊將陸續刊載精采內容,以饗讀者。——編者

 

  池田大作名譽會長:唐詩人王勃吟詠:「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真朋友不管離得多麼遠,也像鄰居一樣心心相通。)

  有機會和王蒙先生對談,深感榮幸,欣喜之至。王蒙先生是代表中國的文豪,文化旗手,分別以來一直很懷念。

  和王蒙先生會見是一九八七年四月二十八日,在新綠欲滴的東京。當時您作為文化部長訪日,百忙之中光臨我們聖教新聞社,圍繞「文學的使命」、「日中的未來與青年」、「教育的重要性」、「科學時代與精神革命」,富有意義地交談了大約一個小時。

  我記憶猶新,今天又隨同感謝之念浮現於腦際。

  從那天難以忘懷的對話過去四分之一個世紀的二○一三年,我提議和王蒙先生以文學為主題對談,用書信交換了意見。在彼此積累了很多活動與經驗的基礎上,能重新對話,我感到深有緣分。切望這個對談有助於促進日中文化交流以及民間交流。

  王蒙:感謝香港《明報月刊》總編潘耀明先生的幫助,時隔二十八年以後,我與池田大作先生又開始了隔空的對談。

  感謝池田先生保留那麼多有關一九八七年春天我們會見的記載。它們使我重溫了我該次訪日後模仿俳句的節奏寫的幾首詩。

  「櫻花已落去,猶有芳菲盈心曲,為客亦佳時。」

  「今夕喜相逢,新知舊雨隊如龍,含笑井上靖。」

  前者是說該年的訪日之行,後者是說東京的一次招待會。

  我微帶傷感地想到了時間的無情流逝,但我也感到了美好的思想、意念與友誼長存不衰。人的年齡意識,如孔子說:「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或許在歲月面前略感窘迫,但一個有良心有頭腦的有愛戀的人的理念與責任意識,在歲月沖刷之後也許會更加堅強和有力。

(如欲閱讀全文,可選擇明報月刊iPad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