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黃苗子)

  北京今年的雪似乎比往年多,元旦到春節,一連降下幾場雪。

  北京人喜歡雪,一夜醒來,白皚皚一片澄澈的琉璃世界。雪花沾在玻璃窗上,讓你感覺室內特別溫暖﹔紛紛揚揚的雪片,疏疏密密地灑向大千,使現代的天真兒童,覺得是天公逗著大地玩跳舞﹔使宋朝張元寫出「戰罷玉龍三百萬,敗鱗殘甲滿天飛」的驚人豪句﹔也使遠客邊陲的岑參,發出「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的奇想……一樣的雪,不同的人感覺不同,但都從美的印象出發。

  拂曉的雪,掩蓋了雜亂參差的高低層建築,埋葬了紙醉金迷的酒吧歌館。都市常見的渾濁喧囂、灰塵垃圾以及一切骯髒事物,也頓時滅迹,只有皓白無垠的茫茫天地。除了愛斯基摩人的家鄉,此等奇觀,即便在隆冬的北京,也不是經常遇到的。

  然而當雪逐漸消退,人類對大地任意地糟蹋的「真容」,也就原形畢露了。

  環境純潔,使得人的心靈也頓時純潔。不斷煩人的「恭喜發財」電話,庸俗、無厘頭的手機短訊「祝你新年,感冒失眠」、「考試零分叫鴨蛋……嗚呼哀哉叫完蛋,蛋吃不完的叫剩蛋——聖誕快樂」……也都被銀白雪花從腦子中滌蕩乾淨。至少是區區如我,更喜歡在一年的開頭,有這麼幾天「身在水晶域」的身心享受。

  年老了,聽李輝夫婦意氣風發地講他們幾天前在京郊滑雪的樂趣,心裡好生羨慕﹗如果老天給我減去五六十年,我當然能同李輝一樣健步如飛登上山頭,揮舞滑雪桿,飄飄然有「飛將軍從天而降」的感受,豈不快哉﹗但即使秦皇漢武以來,不少人有這種返回青春的癡望,上帝卻從未批准過。於是,老漢我便幻想到一個人生歸宿的最佳選擇,那就是《紅樓夢》給寶玉安排的結局,即在大雪中身披紅袍,慢慢走向天地盡頭,在遙遠中逐漸消失,「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乾淨」﹗全不用送醫院、動手術、打吊針、進殮房、發訃聞、待火化、開追悼種種鄙俗煩惱的手續。

  然而,雪在人的感覺中,不一定都是美的,中國著名戲曲《六月雪》(《竇娥冤》)就描寫天公下雪,為人間鳴不平﹔也有句成語「雪上加霜」(喻意同於「落井下石」)等等可悲、可鄙的不同心情。

  歷史上人間的統治者稱為「天子」,天的兒子權傾天下。他們明白自己的權力是「天爸爸」給的,於是產生「畏天」的心理﹕多相信天象的變化,是天對人類災祥禍福的預告,是天對兒子的申誡。漢武帝因欽天監(氣象官)的奏章,覺悟到他的倒行逆施犯了天怒,便勇敢地下「罪己詔」,沉痛地自我批評,把自己的過失昭告天下。

  現代科技破除了迷信,但在普通老百姓心中,總還嘀咕著下幾場雪應是「雪兆豐年」,還是另有什麼徵兆﹖

  雪還未消,意已闌珊,便覺得寒氣侵肌,於是「躲進小樓成一統,管它冬夏與春秋」﹗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