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藝術家周星馳(劉天賜)

有人說周星馳行運,有人說他真有料到,究竟那樣真?且從我最讚賞周星馳的原因、他的「人文關懷」、「諷刺世態」的表現,以及何謂真正的「電影藝術家」幾方面邊談邊論證。
有一位青年導演、編劇,十多年前已在相關創作團隊中工作了,他對周星馳佩服不已。不是因為周君的創作力或者工作熱誠,而是他的一句說話。我聽後也驚訝起來,周君對創作組的同事說:「有好笑的動作、說話、處境……都不要寫給他,而應寫給其他角色去演、去說。」
這話令人震撼,打進我的心房。電影監製、導演都是要把絕妙的成份給予吸引觀眾購票入場的主力人物──主角。尤其是喜劇(引人發笑)的作品,主角可以決定一片之成敗。所以,我敢說「所有」喜劇演員皆希望編劇把最吸引觀眾的笑位、處境、戲份、對白都給自己掌握,並且由自己發揮。周君別樹一幟,令人讚賞。
我服務過的導演兼主演人士,最重要是為其角色設計劇情,且是能馬上令觀眾發出笑聲的,這是「度身訂做」的任務。
每一位笑匠,都當有一己的長處技術,不是每個動作,或演出節奏,都應付得來,能馬上令觀眾發笑。故此,笑匠們都要選合適的人物性格,以一己固有的表演技術和風格顯示出來。譬如差利卓別靈飾演的「流浪漢」,便有此角色的獨特表演風格,就是他的「招牌」表情、動作及表達節奏。
早期的周星馳已嘗試不靠別人,自己創造角色,他對所演的人物角色有自己見解,對劇本上編劇創作的對白,或者導演要求的表情、動作便有理念上的差異,故會作出改變對白、表達等調節。有時,真比原劇本精彩的。但是,並非人人能如此,亦有亂改的。
我認為周星馳自《少林足球》之後,掌握了編寫自家角色的能力,而在《功夫》一片中,對塑造全劇各種人物角色所掌握的圓滿度已達九成。他的編導領悟力,已足夠推出商業牟利電影,而不需要靠「一己的偶像性」主打了。換句話說:他的編劇及導演功力,足以令到周星馳作品成為「必賣座」保證,保證來源於他的「腦」,不再只是他的「外在軀體」!全世界有多少笑匠有此宏大的抱負與能力,不必靠原最賣座、最吸引觀眾買票入場的偶像魅力,而轉化成幕後掌舵人,作品又一樣賣座?
另外一點,周君所受的教育程度,至高是中學。可是,他比其他高學歷或處世經驗深的行家,更能表現「人文關懷」。
懷抱「人文關懷」的早可見於差利,他自編自導自演的名劇《摩登時代》、《大獨裁者》、《尋金熱》等,明顯諷刺機械年代滅絕人性、獨裁者的野心和根本的虛弱、人性的貪婪及荒唐,種種眾生相,皆從關懷人文精神的基礎上建立的。
近代,Mr.Bean風趣、幽默、荒唐……其實也是針對人性的荒謬,能指出荒謬處,便是引人發笑的基本原由。前年周君導演作品《美人魚》,很明顯是提倡環保,亦愛護動物。這些心態,非常難得。因為多數富起來的人士,最重視維持巨大的收益,一切以獲利多少而判斷成功失敗。愈來愈市儈化、庸俗化,脫離草根,不再代表大眾了。要提倡一些人文精神則視為「票房山埃」。其實只因為功力未到,不能「雅俗共賞」,亦不能將道理以市井之情態表達感應大眾。很多「大師」只能拍僅幾個人明白的「藝術」,不能「入俗」,亦不懂淺說,我認為乃未成大師級也!枉稱為藝術大家!
 
搞笑是手段 諷刺世態才是主題
喜劇很多是含有諷刺,諷刺最考人,因為要表達個人觀點,要有創見,發人之未發,又要有濃厚的幽默感,使觀眾哈哈大笑,及後回想又覺有理。所謂言之有物,有的放矢,要快,要狠,要準。十分困難的!
周君自己全權負責的作品,皆有主題,「搞笑」只不過是手段而已。金庸先生說:「他最近新推的片子《功夫》,我看過了,非常好,寓意很深刻。捧腹大笑之後,還饒有哲理的餘味。」《功夫》大概是周君對其偶像李小龍崇拜及紀念之作,他飾演一個小混混,企圖加入斧頭幫,其實這是他的寫照。一個學歷不高,又沒人事關係的小伙子,闖入名利圈的大醬缸,何等困難!何等艱險?靠什麼成功?內藏什麼「功夫」?
又早年劉鎮偉導演與周君合作拍了一齣《回魂夜》,周君嘲笑知識分子,諷刺知識,即所謂反智。很多自以為「高人一等」的知識分子,卻比一位「精神病患者」更加不能克服恐懼!
而在《少林足球》中,有理想的人,不是從學識區分,達成理想的人,只不過是拾荒者。
這些寓意,都不是一般看周星馳「無厘頭」電影觀眾能夠察覺到的,作為編導,藏於文本內的主題,不會畫公仔畫出腸,而他已有心意將主題藏於其間,十分巧妙。這是成為大師的原因,不只是娛樂大眾的笑匠,亦是人間的導師,有成就的「電影藝術家」
 
(作者為香港資深媒體人。)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