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魂的受難(巫寧坤)

  人的一生難免會經受這樣或那樣的劫難,而其中最令人椎心泣血的莫過於靈魂的受難。在文學品種中,優秀的悲劇所刻畫的就是悲劇人物靈魂的受難。古希臘的四大悲劇,《聖經》中耶穌四十天抗拒魔鬼的誘惑,聖奧古斯汀的《懺悔錄》等,是最早的刻畫靈魂受難的經典。

  一部悲劇的情節往往包含悲劇人物的悲歡離合,生死搏鬥。但是不管情節如何曲折感人,它只是提供一個舞台,上演主人公靈魂受難的悲劇。莎士比亞的偉大悲劇的情節,來自古老的作品和傳說,經他改編,不僅更加曲折感人,而且成為主人公靈魂受難的悲劇。

  麥克白是一個殺人犯,但是並非良心泯滅的惡魔。他自始至終經受靈魂的受難,直到聽到妻子的死訊後發出痛不欲生的獨白:「明天,明天,又一個明天,又一個明天」,達到靈魂受難的高峰,成為悲劇角色的點睛之筆。奧賽羅誤信讒言,懷疑愛妻不忠,直至置之於死地,家破人亡。及至真相大白,他靈魂的受難達到極致,生不如死。李爾王誤信兩個大女兒的甜言蜜語,棄絕純樸忠貞的小女兒,以致走投無路,悔恨交加,第三幕第二場,暴風雨繼續不停,並非渲染氣氛,而正是刻畫老王靈魂的受難。《哈姆雷特》的情節曲折感人,提供一個舞台,上演悲劇主人公靈魂受難的悲劇。哈姆雷特的四大獨白將靈魂的受難發揮得淋漓盡致,前無古人,尚無來者。某些評論家認為四大獨白固然優美,對「王子復仇」情節的發展卻並無作用。錯啦!王子復仇的情節是為王子靈魂的受難服務的。若是反其道而行之,就無異於「買櫝還珠」了。

  十九世紀英國作家艾米莉.勃朗特(Emily Bronte)的長篇小說《呼嘯山莊》的主人公希斯克里夫是一種特殊的「高貴的野蠻人」,在「愛即受難」的悲劇中,自始至終承受靈魂的磨難。十九世紀美國小說家赫爾曼.梅爾維爾(Herman Melville)的長篇小說《白鯨》刻畫一位老船長,被一頭白鯨咬傷之後,決心報仇,便不顧一切,在大海上艱苦卓絕的追捕和慘絕人寰的決鬥中靈魂的受難。二十世紀美國小說家西奥多.德萊塞(Theodote Dreiser)的短篇小說集《自由》中,在平淡無奇的表面情節下面,描寫一個個善良靈魂的受難。哈金的小說《狂人》刻畫的是當代中國知識分子在強迫性的「思想改造」衝擊下靈魂受難的典型。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