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蒿素創救人靈 (李翠妍)

  本年度的諾貝爾得獎名單使全球華人感到驕傲!由中國中醫科學院首席研究員屠呦呦帶領的研究團隊所研製的抗瘧藥物能顯著減低瘧疾的死亡率,其成效得到世界性的肯定,屠呦呦因而成為諾貝爾醫學獎的首位華人得獎者。

  屠呦呦之名,出自《詩經.小雅》中句:「呦呦鹿鳴,食野之蒿」。名字取自古代典籍,本來並非甚麼稀奇的事情,只是屠女士的名字,原來在兩千多年前已與「蒿」有着微妙的聯繫,為她對世界的偉大貢獻增添一份難以言喻的神秘感。

  《本草綱目》云︰「蒿,草之高者也。」當中提及的「蒿」有兩種,常被混合使用而未有嚴格區分,莖葉顏色深青的為青蒿(Artemisia carvifolia),而顏色黃或淡青則為黃花蒿(Artemisia annua)。不過,現代研究和調查結果發現,只有黃花蒿含有抗瘧的有效成份青蒿素,遂以此為青蒿之正品。因此,我們現今入藥使用的青蒿,實為菊科植物黃花蒿的全草。按《香港中草藥大全》記載,青蒿︰

菊科之一年生草本,可高達兩米。全株具濃烈香氣。莖直立,少分枝,莖及枝初被疏散之短柔毛,後脫落無毛;莖上部細弱,莖下部粗壯。葉互生,紙質;深綠色;莖下部葉大,葉片三至四回羽狀深裂,中上部葉二至三回羽狀深裂,小羽片再篦狀深裂。多數微小球形頭狀花序組成大型圓錐花序;花黃色。

  我們曾經嘗試過在香港栽種青蒿,可是種了沒幾年,卻無法生長下去,這可能與個別地方的水土、氣候等有關,香港的環境或者未必適合培植青蒿。

  青蒿對抗瘧疾的功能舉世知名,然而,青蒿味苦、微辛,性寒,也有清熱、解暑、除蒸的功效,可緩解暑熱、暑濕、濕溫、陰虛發熱等狀況。

  青蒿氣味芳香,能辟穢化濕,夏季時以青蒿鮮品單味泡服,可有預防中暑的作用。至於《溫病條辨》指出,患病後邪熱留滯體內,消耗身體的水份,形成陰虛陽亢的體質,可選青蒿,配合鱉甲、生地、知母,牡丹皮等藥,以養陰透熱的方法改善夜熱早涼,口乾,低熱等症狀。這道名方就是臨牀常用的「青蒿鱉甲湯」。

  青蒿素的發現,揭開了人類醫學史的新一頁,也為中醫藥的發展進程奠下里程碑,讓世界認識到中國傳統醫藥的科學性。這印證了中醫中藥不僅是中國文化的瑰寶,更是未被充分開拓和應用的豐富資源。「瘧疾傷人無妙藥,青蒿素創救人靈,諾貝爾獎華人獲,中藥精華舉世驚。」李甯漢教授特為此提詩一首,歌頌研究成果對世界的貢獻。在為此感到自豪和鼓舞之外,我們期待中醫藥的相關研究在香港,以至世界各地繼續發揚光大,讓研究成果惠及更多不同疾病的病人。

(作者是註冊中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