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悄悄的文明革命」 (卷首語-潘耀明)

  本刊在過去一年,圖文並茂刊登「中非文化特約專輯」,讓人感到,過去這塊原來與戰亂、死亡、飢餓、疾病結下不解之緣的黑色大陸,正在悄悄地起着「文明的革命」。

  長年在非洲做船運生意的顏先生,曾告訴我以下一則故事──

  在尼日利亞最大的海港──拉各斯,他與一對印度夫婦一起駕車外出。途中,朋友的車被一個黑人攔截,黑人示意印度夫婦下車,然後把車開走。

  他見此狀,立刻停車。下了車,見朋友太太在號啕大哭,問其緣由,得知她把小孩遺在車上,連同車子被黑人劫走了。他只好安慰她,話音甫落,被搶走的車很快折返,黑人把只有兩歲的嬰孩小心地抱下,送還給她,然後駕車逃遁。

  「盜亦有道」原是中國黑道人物遵守的準則,在神州大地已不復多見了。相反,搶劫之後往往殺人滅口,或把嬰兒變賣賺錢。可是這種事情,卻沒在非洲發生,最後我讓朋友寫出來,在本刊「人生小語」登載①,文友讀罷無不嘖嘖稱道。

  換言之,非洲的盜匪,也沒有乖離人道。

  說非洲在起「悄悄的文明革命」並不假,難得的是有心人正在這裏播下文明種子,並使之破土、成長、結果。

  播種人是台灣慧禮法師。②

  慧禮法師自動請纓遠赴南非,花了十年時間,創建非洲第一座大乘佛教寺院——南華寺。

  慧禮法師氣度恢宏,並不滿足於此,他卸任南華寺住持後,為續佛慧命,深入非洲蠻荒地帶,行腳遍及東西南非。 

  他深入瘧疾叢生的赤貧之地,患了瘧疾,肉體上的冰寒與火燎交煎,上吐下瀉,但並沒減退他的信心與決心,反而戲稱已正式入籍非洲,非洲人都對他說沒得過瘧疾不算是真正的非洲人。

  他目睹非洲因愛滋病的肆虐,滿目瘡痍,逾六千萬名兒童失去父母,成為孤兒,流落荒野,甚至一生難求得一頓飽飯。我佛慈悲,慧禮法師發願在這裏落根,辦孤兒院,收養、教育孩子。

  二○○三年底,慧禮法師於非洲東南部貧瘠的內陸國家——馬拉維共和國,成立第一所「阿彌陀佛關懷中心」。次年初,第一批孤兒入住中心。慧禮法師說:「上帝無法照顧每一個人,就送每個人一個媽媽。我要給非洲每一個孤兒內心深處一個爸爸、媽媽,讓他們感受到沒有被遺棄。」③ 他照顧孩子的衣食,安排他們學習、踢球,儼然是孤兒心中的「和尚爸爸」。

  二○一四年是關懷中心的十周年大慶,中心很快已擴展至五間,共收養了三千名孤兒,提供從小學到高中畢業的一條龍正規教育,將中華文化和大乘佛法傳播到非洲,配合當地的母語教育,培養新一代的非洲人。

  慧禮法師不僅提供衣食和傳授知識技能,還進行人格的培養,他把中華傳統文化和大乘佛法智慧傳授給孤兒,孤兒一踏入中心,慧禮法師便送他們《弟子規》和一套新衣服。孩子的年紀、思維參差不齊,因求知欲強,很快把《弟子規》背得朗朗上口、字正腔圓。

  非洲五十多個國家,民族繁多,各有自己的母語,各個部落又有自己的方言,但無論孩子來自何處,說什麼語言,他們在阿彌陀佛關懷中心接受中文教育兩年後,都能夠用中文交流,用流利的中文回答老師的問題。

  多年來,聯合國在非洲投入了天文數字的援助資金,卻未能對當地的窮困、戰亂、疾病的惡性循環起過一絲一毫的變改。一士諤諤的慧禮法師實現了,他的實踐印證了湯恩比那一句名言:「欲解決二十一世紀的社會問題,唯有孔孟學說與大乘佛法。」④

  這是人類文明的新思維,已丟掉中華文明的中國,要實現「中國夢」,恐怕也要重拾中華文化的核心價值:仁義與禮智信。

  注:

  ①顏文森:《盜亦有道:非洲見聞》,本刊,二○一二年四月

  ②③聖賢教育學會:《愛人興利──中國傳統文化教育在非洲》,本刊附冊《明月》,二○一四年五月

  ④淨空法師﹕《群書治要》序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