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一空及香港藝術的文化身份(鄧凝姿)

一直都很想跟讀者分享韋一空的藝術及其對香港藝術的論述,去年三月已經到訪其於香港中文大學的辦公室,談論其想法,但遲遲未有動筆,到六月時,香港社會氣氛有了很大的轉變,修例風波一直持續,近月終於提起精神再思索這個正在振盪的城市的藝術。

原籍法國的韋一空(Frank Vigneron), 青少年期分別在越南、比利時和法國渡過,一九九○年到香港。韋氏在法國供讀的學士和碩士課程都是以中文為主,其後仍然多次在不同學院供讀其他碩士和博士的課程,鑽研的題目包括比較文學、中國藝術:沈宗騫的《芥舟學畫編》以及自己創作的理論和實踐研究等。觀韋一空的履歷,是豐富無比的,除了持續的創作和展覽外,還有藝術的研究、寫作以至於為數不少的文章發表和書籍出版。韋教授現為中大藝術系系主任。

由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的兩本書:Hong Kong Soft Power: Art Practice in the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2005-2014(二○一八)及I like Hong Kong: Art and Deterritorialization(二○一○)是韋教授兩本較詳盡描述和分析香港藝術的書。韋氏寫作吸引筆者的地方是他在撰寫有關香港的藝術時,舉例了非常多藝術家的作品;同時亦深究了很多一直用來講述香港藝術的用詞,如傳統及當代(tradition and contemporary)、東方及西方(East and West)、混雜(hybridity)等等。他亦提出另一藝術家的英文用語「Plastician」去分別舊有的「Artist」。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