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伯和今天的音樂劇(黃牧)

  我先後在倫敦、墨爾本和香港看過一共三次《歌劇院魅影》,這樣一再重看並不奇怪,因為很多比較受歡迎的歌劇,我都看過不止三次。有趣的是,年來我看了多個不同的音樂劇(musical,亦可稱為歌舞劇),對這種可說是「普及歌劇」的音樂新媒介(相對於歷史悠久的歌劇)也漸漸產生興趣。其中韋伯(Andrew Lloyd Webber) 的作品,因為常有雋永的旋律,更令我產生濃厚興趣。即使是他那不大成功的後期作品《日落大道》(Sunset Boulevard),我也不真正失望。他的歌劇一律有動聽的旋律,有比傳統歌劇更富戲劇性的故事情節,難怪深受歡迎。過去我有點輕視音樂劇,現在也改變了,韋伯可說是令我對音樂劇改變態度的功臣。

  其實,如果音樂劇不算歌劇,也得算是輕歌劇。在形式上,韋伯的《歌劇院魅影》也許比史特勞斯的《蝙蝠》和奧芬巴哈的《霍夫曼的故事》更像主流的意大利歌劇。當年在紐約百老匯上演的這類劇,像羅傑斯與漢默斯坦的《奧克拉荷馬》、《南太平洋》、《國王與我》、《仙樂飄飄處處聞》等等,旋律較簡單,然而有太多的對白。不過,這些戲卻是韋伯和今天的音樂劇的先鋒。

  過去我對這類音樂劇的興趣不大,惟一的接觸只是通過電影。我對音樂劇的興趣,可以說是始於聽韋伯的作品。如果旋律仍是音樂中最能吸引人的要素的話(我這樣說是因為現代音樂經常摒棄旋律),那麼韋伯的確能寫出一些不讓古人的極端美妙的旋律來﹗從《貝隆夫人》一劇裡的Don’t Cry for Me, Argentina 一曲,便可看出韋伯是寫旋律的天才。當年韋伯還要藉萊斯(Tim Rice)精采的歌詞而相得益彰,但現在他已一枝獨秀,不管誰填詞都肯定賣個滿堂紅了。

  韋伯可能是當今賺錢最多的音樂家,我想他的後人還有許多年的巨額版稅可收。他的作品不但多,而且都受歡迎。除了《歌劇院魅影》外,他還有多部劇都達到最流行的地步。以《貓》一劇為例,此劇在紐約和倫敦一演便是很多年,因為要用特別的布景,所以劇院得特別改建。音樂劇和歌劇最大的不同,是前者在紐約和倫敦也許還加上在漢堡,都獨佔一間劇院,就算不是一演幾年,也最少會演上幾個月。

  如果說《貓》一劇因為有很大比重的舞蹈成份(此劇稱為歌舞劇最適當),所以不大像歌劇的話,那麼《歌劇院魅影》的形式則與傳統的歌劇其實全無分別。尤其是韋伯所寫的旋律相當古典,歌手必須受過聲樂訓練,才真能應付比如旋律中下一個忽然跳升八度的音,That’s All I Ask of You便是一例,這首曲代表了韋伯寫旋律的神來之筆,美麗得來有他的風格特色。《歌劇院魅影》的音樂也許只是建基於兩首歌上,這兩首歌相當於意大利歌劇裡的詠歎調,不同的是韋伯把旋律一再重現,簡單得來竟達到了像華格納的「主導動機」的那種在劇情提示上的連貫效果。韋伯不求高深,但確是天才,伯恩斯坦所寫的《西城故事》就寫不出如此雋永的旋律。

  韋伯的音樂能以古典的聲音進入更廣大的群眾中,我認為這絕對是好事。

文章回應

回應


韋伯是寫旋律的天才,他的《歌劇院魅影》雖已演了十幾年,仍然天天客滿。圖為《歌劇院魅影》劇照(網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