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與戲曲 (鄭培凱)

  學校有一門文化通識課,請我去講一堂中國音樂與戲曲,兩小時。我心想,兩小時能講什麼?同學都是大學生了,好歹也該知道點中國音樂吧?只是不曉得他們的音樂知識是哪一類的?知不知道音樂與中國文化傳統的關係,是否了解些許中國音樂的歷史進程?

  據我所知,香港年輕人若是對音樂發生了興趣,接觸西洋音樂的機會較多,不少人從小學鋼琴與小提琴,在欣賞西洋古典音樂方面也頗有心得。近幾年來,對中國音樂的興趣有所提升,主要是學笛子、二胡與古箏,戲曲方面的認識則以粵劇為主。沒有音感審美經驗的年輕人,則像無根的浮萍,隨俗浮沉,隨波蕩漾,只能被動接受浮游在空氣中的聲音,分辨不了雜音、噪音與樂音,滿腦子塞進亂七八糟的音符與曲調,像堆填區倒進的垃圾。潮男潮女則深恐自己趕不上時代高鐵的列車,對當代流行歌曲趨之若鶩,視歌星為膜拜偶像,在失眠的夜晚,幻想自己如何面對難以啟齒的夢中情人。此地報章更是推波助瀾,不遺餘力鼓吹窺視狂的嗜痂之癖,設有專門報道藝人八卦的版面,千方百計營造劣幣驅逐良幣的社會氛圍,阻礙青年人認識音樂的真諦。

  於是,決定跟同學探討兩個問題。一是中國上古音樂的發展,怎麼唱曲,用什麼樂器;二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公布的世界非物質文化傳承傑作,名單中最早讚譽的中國音樂戲曲是崑曲及古琴,之後列了蒙古長調、新疆木卡姆,再後來又列了京劇、粵劇。上課時,我先問同學,有沒有人學過中國傳統樂器?很不錯,一個八十人的大班,有三個人舉手,接近百分之四呢,兩個學過二胡,一個學過古箏。有沒有人聽過古琴演奏的?沒有。觀賞過崑曲的?沒有。京劇,在電視上看到過,沒特別留意。粵劇,爺爺奶奶喜歡,音調還是比較熟的。有人說,看過《帝女花》的演出。至於蒙古長調與木卡姆,連名稱都沒聽過。

  我跟同學說,音樂的成形遠早於文字的出現,是遠古人類文明發展的重要因素,應該是先有人聲的歌詠,再利用各種材料做成樂器。中國在上古時代就有「五聲」、「七音」之說,說的就是五聲音階(宮、商、角、徵、羽)與七聲音階(宮、商、角、變徵、徵、羽、變宮),主要是以五聲音階譜曲。上古的打擊樂器,有鐘、鼓、磬;吹管樂器,有壎、籥、箎;弦樂器,有琴、瑟。跟他們說《詩經》的風雅頌,應該都是可以唱,而且能夠配樂的。提到《關雎》第一章,倒是有不少同學點頭,知道「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再讀下去,有「琴瑟友之」,是不是?這是形容男女拍拖使用的樂器,是屬於私人空間的。到了結尾,是「鐘鼓樂之」,結婚了,在婚宴典禮上使用莊重的樂器,是公共空間的,顯示人際禮儀性的圓滿和諧。

  至於「八音」,說的不是音階或音程,指的是八種不同製造樂器的材質:金、石、土、革、絲、木、匏、竹。金是金屬樂器,如鐘;石,是石頭製作的,如磬;土,是泥土燒製的,如壎,如缶;革,是皮革製作的,如鼓;絲,是用絲線製作的,如琴,如瑟;木,是木頭做的樂器,如柷,就是一種擊打用的音箱;匏,是葫蘆做樂器,如笙,如竽;竹,是竹製的樂器,如箎,也就是簫笛之類的前身。

  同學聽到這裏,居然發生了濃厚的興趣,開始東問西問,還抱怨起來,說以前都沒聽過這些古代音樂的基本知識,沒人教過。我不禁想到《三字經》裏說的﹕「養不教,父之過;教不嚴,師之惰。」看來同學們對中國音樂缺乏興趣,是因為中小學音樂教育出了問題,連基本知識都沒教過。我說:「你們還年輕,還來得及去接觸,多了解中國傳統音樂。我放一段崑曲《牡丹亭.驚夢.山桃紅》的錄像,以及古琴《陽關三疊》和《流水》的錄音,一共大概十分鐘,給你們欣賞一下,只能淺嘗輒止了。」

  同學們聽完,都說好聽,別有風味,優雅清麗,帶來了寧謐的遐想,與平常接觸的音樂不同。令我欣喜的是,不少同學表示,這節課是他們的新起點,以後要去深入了解中國音樂。

 

(作者是香港城市大學中文及歷史系客座教授。)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