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險社會與世界主義 (黃鳳祝)

二○一七年十一月,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在德國前首都波恩舉行,會議的主題是減少全球氣候變暖帶來的風險。作為東道主,德國政府原計劃在本屆會議上發揮主導和表率作用,推動全球二氧化碳減排。但是由於德國九月大選之後各黨派利益分散,難以組閣,臨時政府無法作出任何有效承諾,導致會議黯然落幕。
氣候變化和難民問題,是當今世界面臨的兩大風險。按照德國社會學家烏爾里希.貝克(Ulrich Beck,一九四四—二○一五)的風險社會理論,全球性的風險會促使個人、政黨和國家攜手合作,超越黨派利益和國家利益,共同採取應對措施。但是,美國宣布退出《巴黎協定》以及德國在波恩氣候峰會上的無所作為,均暴露出貝克式世界主義的制度困境。
二○一七年,貝克的遺著《世界的變形》(Die Metamorphose der Welt)在德國出版,這也是他多年來從事風險社會研究的最後一部著作。貝克指出,全球變暖和難民危機促使世界各民族從新的角度思考社會的變化。面對全球性的風險,各國只有團結合作,才能化解危機。貝克認為,全球性的風險可以促進世界大同,今後主導世界的不再是戰爭,而是合作。貝克的全球合作以世界主義為前提。早在歐債危機期間,貝克就曾多次呼籲歐洲國家放棄狹隘的民族主義,站在世界主義的高度,攜手合作。他希望歐洲能夠成為世界主義的先鋒,在歐洲危機的廢墟上起草一份新的「社會契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