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茶粵海未能忘(容 若)

「飲茶粵海未能忘」,是毛澤東的詩句①。借此為題,在乎抒發同等感受。巧妙的是,我飲茶的妙香,十五年前,正是毛主席飲茶的奇妙香,只是我去時已不稱奇了。
我第一次「飲茶粵海」才五歲,家住廣州西關,隨父母到第十甫的陶陶居,未能忘的,是看「馬騮」(毛色金黃的子),在高可三層樓的鐵籠內跳躍、玩耍。不時攀欄向我們做鬼臉,令我吃點心而不知其味了。
第二次「飲茶海」時六歲,那時全家遷到城裏,隨大伯父到惠愛東路的妙香(毛澤東去過的奇妙香)。未入門,已聞叫賣聲,剛進門,茶香撲鼻。大伯父指牆上對聯要我讀出來。自問五歲時祖父已教讀《千字文》,見對聯無生字,一口氣唸曰﹕「為名忙,為利忙,忙裏偷閒,飲杯茶去;勞心苦,勞力苦,苦中作樂,拿壺酒來。」耳畔聽得一片叫好聲,有人還說「七歲應神童」②。
飲完茶,大伯父帶我到妙香對面的陸大夫祠。他在大夫塑像前瞻仰。大夫何名?有何貢獻?他沒有說。若干年後,我讀史才知,漢高帝派太中大夫陸賈南下,遊說南粵王③趙佗歸順,那時趙佗已稱皇帝。漢文帝時,有信給陸賈帶給趙佗,答應讓他「自治」,並給予經濟援助。趙佗乃取消帝號,「稱臣奉貢」。他從此實行「粵人治粵」,中國第一次和平統一,就由陸賈經手完成任務。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