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才子何弢(薛求理)

香港著名建築家、設計師、社會活動家何弢 (Tao Ho,一九三六—二○一九) 先生近日去世,在此前的十七年,何先生已經停止了工作和思考。坊間和傳媒發表許多關於何先生的生平和文字,在此不再重複。我想謹以建築學子和晚輩身份,談談何先生作品對我的衝擊和教育。

相遇何弢先生
上世紀八十年代,中國大陸改革開放,城市建築百廢待興,但中國建築設計業長期閉關自守,對外面先進的設計和技術了解不多,十分渴望海外的資訊。何先生和香港建築師就是那個時候來到了上海、北京和珠三角,他們的到來,如同及時雨,近距離地展示了先進的設計理念。一九八五年,我在上海念研究生課程,何弢先生在上海南昌路科學會堂演講,他主要介紹了香港藝術中心的設計,在介紹作品的前後,他也講了些關於宇宙黑洞等的大道理。同年,海內外人士在北京成立了中國第一家民營設計公司─大地建築事務所,主要創辦人為加拿大返國的彭培根先生,何弢先生為創辦董事。那一年,他尚未到五十歲。
一九八九年,我作為同濟大學的交換研究生,到香港大學做研究九個月。我寫信給何先生,希望拜訪,他很快答應。那個時候,他的公司在九龍塘沙福道四號的一個豪宅的院子裏,他用幾個集裝箱,在院子裏做了個辦公樓,上下兩層,圍出個小小中庭,一條圓鐵梯盤旋到二樓,梯旁放個何先生自己做的鋼板雕塑。何先生說,他撿來廢鐵,看形式如何,自己裁剪燒焊而成。整個辦公樓十分輕鬆而內聚。何先生自己的辦公室,下面一半窗用毛玻璃,外面種植小文竹,談話間下起雨來,一會兒雨停,窗外的文竹隔磨砂玻璃竹影搖曳,磨砂玻璃上點點晶瑩雨滴,這是何等神來的大自然水墨中國畫?因為是在院中「非法」搭建(何先生當時正與屋宇署交涉),窗外其實無景,何先生用毛玻璃和文竹,把唐詩宋詞全裝在這個窗景裏,我看了佩服得五體投地。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