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的「敦煌佛跡結善緣」(陳青楓)

香港人真正比較普遍認識敦煌石窟藝術的緣起,我想還是打從商務印書館出版《敦煌石窟全集》開始。

與陳萬雄積極推廣敦煌文化
當年,陳萬雄(退休前是聯合出版集團副董事長、總裁)一力承擔起這出版重任。萬雄曾對我說:「日本人說過,『我們日本可以把整個敦煌石窟內容拍下來,然後在日本復原。他日你們敦煌石窟毀了,還有我們呢!』我就是嚥不下這口氣,決定與敦煌研究院合作,由我們聯合出版集團承擔出版全集。李先生(李祖澤,當年是聯合出版集團董事長)也很贊成這做法,於是把這重責交由商務印書館全權處理。」當年陳萬雄還兼任商務印書館的總經理、總編輯,而在《敦煌石窟全集》出版上,張倩儀是他很重要的助手。
「香港敦煌佛跡防護功德林」,整個活動都是我與陳萬雄一起策劃的,從成立籌委會到舉辦「香港敦煌佛跡結善緣」慈善晚會,都是由我像一根線子那樣把一顆顆明珠串起來的。  
香港佛教聯合會前會長覺光長老,在這次大型活動裏,起了決定性作用。(他是我的「接引師」,一般稱「皈依師」)我邀請他老人家擔任籌委會主席,他振臂一呼,各道場的住持紛紛響應。這次在「新會展」籌辦的「慈善之夜」,各道場合起來捐了近百萬元,包括佛聯會的四十萬。
捐款多少,其實不是最重要,有錢人一擲千金,一下子籌個一億幾千萬也不是難事,但我們同時感受到,對於敦煌石窟這文化瑰寶,宣傳是同樣重要的。要讓廣大民眾好好地認識敦煌文化,這也是刻不容緩之事。

各界齊心協力參與推廣活動
敦煌石窟這「國之重寶」確是很特別,它在藝術上、文化上、民俗上、家教上都帶給我們好大震撼,只要有機會為它盡一分力,誰都會撲身而上,我十分感激為宣傳推廣敦煌文化而付出努力的朋友,這裏包括一眾為籌款而捐出作品的書畫界友人;為籌款辦了粵曲演唱的香港電台第五台諸位主持及演唱的紅伶、名媛;饒宗頤教授是我多年長輩朋友,之前我常問學於他老人家,他本身更是敦煌學專家。這次除了邀請他與覺光法師擔任籌委會主席外,並請他為我們這次活動命名及題寫「香港敦煌佛跡防護功德林」,他老人家雖然沒有怎樣直接地參與籌策,而我實在也不想太打擾他。實際工作就由我們這些相對年輕的「後生仔」做起來好了!有好幾位「後生仔」是我一生感激的,如當年香港電台音樂會主管的李再唐,他不僅以其身份帶動藝人參與我們的活動,更發動身邊眾多好友攜手以赴,再唐大兄更與我一起到敦煌去看風沙成禍之實況。我常說,一個人的成功,不是靠運氣,而是必然有其與別不同之長處,從劉德華這成功藝人便體會到,在李再唐的邀請下,劉德華答應擔任慈善晚會主持,他還在當天下午從泰國趕回來的,一回來便直赴「新會展」投入綵排。
一項慈善演出能夠由無綫電視錄影轉播,那影響力有多大,我們都心中有數!這次能得到無綫協助製作,且在電視上播出:就因為時任無綫電視綜藝節目總監何麗全兄一手促成的。有一環節我沒有在《回望傳媒五十年》一書裏寫下來—當年無綫製作及轉播「香港敦煌佛跡結善緣」慈善活動之餘,在電視上籌款是順道辦的,由觀眾打電話捐款,電訊公司則收取一元電話服務費。很多慈善演出都這樣辦,包括東華三院、保良局、仁濟,我們這次也做了,但因為時間緊迫,我們仍未申請「慈善牌照」,結果就不能在電視上電話籌款,我當時撥了好幾個電話給朋友,包括兩家道場及一家慈善刊物都婉拒了!這是可以理解的,人家也怕「有事」上身。如何是好?何麗全一拍心口,並說:「好吧,我們無綫有慈善牌照,由我們承擔好了!」就這樣解決了問題,就這樣多了二十六萬元籌款……一切一切都說明一個問題:出門靠朋友,做任何事情,如果沒有朋友幫忙,你什麼也做不好的。
五年後,敦煌研究院樊錦詩院長在香港某個場合遇上我,她說了一句話:
「如果當年沒有你們,便沒有今天!」一句話便足夠了—足以讓我向出過力的朋友有所交代。
最後,我只想說一句話:「無論別人怎樣說,我們都只忠於自己內心的真實!」

(作者為資深傳媒工作者。)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