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的普通話 (李 昂)

  這是個小小的事件,因為小,但又如此的真實,更是觸目驚心。

  不久前一次香港行,號稱美食家愛吃鬼如我,地緣的關係,在大樓氣派非凡,高級商店、辦公室林立的中環,順道走進了一家被評選為米之蓮一星的餐廳。

  不曾打電話訂位,但仍然得到善意的接待。寸土寸金的香港,餐廳除了桌椅之間的距離略顯緊密外,一切布置擺設,乾淨得體,足足有一星的資格。

  打開菜單,標準的港式餐飲,價格也合宜。對我這種愛吃乳豬、燒鵝的人,用普通話溝通,在點菜人員的協助下,很順利的兩者合併點了盤雙拼,一百二十元塊港幣。上菜時份量還真不少,真是物有所值,美味自不在話下。

  臨近中午,來了兩個男客,以我作家的觀察,可以認出來自大陸。兩人的座位與我隔鄰,說話聽得一清二楚,果真是台灣人稱的「陸客」。

  只一會兒的工夫,我即聽到面對我的男客出聲抱怨:為什麼普通話講不好。

  點菜人員抱歉。不多久來了個顯然也是大陸人,語言溝通沒問題,男客更不斷抱怨:也不想想多久了,都還講不好普通話。十幾年前我剛來的時候這樣,都十幾年後了還這樣,真是不應該。

  這個男客的口氣,擺明了香港由我們管都十幾年,你們香港人居然還如此……

  是因為這樣明顯主子的口氣,使得我留意聽接下來的談話,原來這位男客不想點餐廳要付錢的茶,要餐廳送上免費的茶。

  我來自台灣,當然知道這個習慣,餐廳裏坐下,免費的茶水即刻送上。這個男客看來對香港並不陌生,應該知道在這樣的餐廳裏,茶資是要算錢的,沒有所謂免費的茶水,但他仍堅持這樣要求,理由是以前他來時某某服務人員說可以。

  男客口氣與大咧咧的要求,我以為來的是什麼「大款」、「大腕」,心想「財大氣粗」四處都如此,也比較不以為意。沒料到接下來,男客要點菜,一下嫌這樣太油、那菜口味不佳,只點餐牌最後一頁港式飲茶的茶點。到我優閒的吃完付賬離開時,兩人只吃了三四碟茶點,連菜都沒叫上一樣。

  我因此特別對了一下賬單,我點的那壺要錢的茶,十四元港幣。

  香港人講普通話,九七後真有很大的進步,以我作為一個常來的外地人,大學可用普通話,店員大都能講,餐飲服務人員至少也聽得懂,普通話成香港全民運動十分明顯。尤其演藝界,更是都能朗朗上口。

  但最近幾年,我個人感覺,香港人對講普通話似乎熱情減少。原來願意以不流利的普通話努力回答的,現在寧可同我講英文。

  我不敢說我個人的感受是否有代表性,只能說從中是不是也在傳出某些訊息?香港與大陸的關係,一直是我們台灣人觀察的指標。近四年來馬政府開放台灣與大陸更多的接觸,但想要「永遠維持現狀」的比例達到百分之七十多的新高點。

  有人說是因為兩岸反正都可常來往了,又何必改變現狀?另種說法是,兩岸像夫妻,正在「因了解而分開」。

  香港人講普通話,之於我們當然值得參考。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