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國際創科中心的思考 (劉銳紹)

官方公布國家主席習近平的最新指示,支持香港成為國際創新科技中心,港澳高等院校和科研機構可參與「中央財政科技計劃」,通過「競爭摘優」得到內地的科研經費。有關詳情在此不贅,但有兩點值得注意。

為什麼這時候才公布?
第一,據了解,二十四名香港的中科院院士和中國工程院院士去年六月聯名上書習近平後,習很快就作出批示;用內地的話說,這是「重要批示」,並要求有關部門抓緊安排。可是,這個消息到上月才公布。為什麼?
其中一個原因,當然是有關部門需要時間研究如何落實習近平的批示。但由去年六月至今,已接近一年時間,難道有關部門用低效率來應付習近平的批示嗎?不是,而是因為還有其他因素。
回想一下,去年中正是林鄭月娥上任特首不久,理應可以用「國際創科中心」作為大禮,但當時香港的政治碰撞仍多,其中高院原訟庭裁定劉小麗等四人在立法會宣誓無效,社會反彈頗大。其後,「港獨」爭議在一些院校內升溫。種種環境令有關方面有所顧慮,是否適宜在那個時候推出創科中心計劃?在「條件還未成熟」(包括上述第一個原因)之下,未能很快公布。
也許有人質疑,我這個論點是否「老作」?但只要大家多點了解國情就可以理解。內地朋友提醒我,這確是「中國的處事特色」,往往把政治角度帶入非政治事務中。朋友還舉證說:二○一四年「雨傘運動」期間,北京本來已準備在十月公布「滬港通」計劃,作為「惠港措施」,並已通知港府,更向業界透露,但後來還是延遲了,皆因有關方面認為「時機不大好」。
第二,為什麼又在這個時候公布創科中心計劃呢?主要原因當然是已完成各種部署和安排,並得到中央最後批准。這確是真的,也是言之成理的。但這背後也跟中美貿易戰不無關係。
美國正式宣戰之前,中國已知道這是一場硬仗,不敢掉以輕心。短兵相接之後,中國發覺不能不進退有度,所以不再像之前那種態勢(「放馬過來吧」)。與此同時,中國更切實感到原來提升綜合國力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於是沉下氣來,還是按照鄧小平的話:「冷靜觀察,沉着應付。」
幾乎在同一時候,內地傳媒再次強調習近平的總體國家安全觀,提出一些長遠的考慮。說白了,其中一點就是不能讓關鍵部位,置於對手的刀下。中國可以自行製造飛機,但引擎多是進口的,汽車如是;即使簡單如原子筆,中國是製造大國,但筆頭仍是外國進口的好。中國製造大量電子產品,但優質芯片主要是外國進口的。今次中興事件,完全暴露了這些致命的弱點。
所以,有關方面忽然感到香港的作用更重要了,創科中心不宜再遲,尤其要突出「國際」二字。這是有事實支持的。香港的科研成績一向不錯,但有兩大問題:一是到了關鍵水平區域就未能提升,至少未能較大幅度參與國家項目之中,這是一種浪費。二是創新科技出來後,未能與業界接軌,變成可廣泛應用的產品(內地則有「孵化計劃」),以致香港很多科研成果都轉到內地尋求發展。家用機械人、森林偵測火警等科技成果等,就是典型的轉移例子。基於此,創科中心計劃就是要把兩地的科技合作提升到一個更高的水平。
此外,香港的商業運作、國際信譽,更重要的是多元化渠道,都是優越的條件,暫時仍是內地其他城市追趕的目標。創新科技成果的交易,通過香港來做往往有事半功倍之效。這也是業界看到、港府重視但處理時又經常進退失據的。

記者在內地被公安毆打的爭議
上述兩點衍生了另一個爭論,就是:內地重視香港的經濟、科技和國際接軌的特點,但在政治上卻不放鬆,甚至愈來愈緊;那麼,到底應該順應這種趨勢?還是首要穩守「兩制」陣地,尤其是政治和公民權利,抗爭到底?這也是自從二○○三年內地轉變治港政策以來、理論和行動上的爭議。在不同光譜和板塊各自選擇的情況下,「磨而不合」就此出現,延續、持久下去……這也不是本文能夠詳談的了。
就在這個爭論隨着歲月而變成無可奈何的「源遠流長」之際,香港記者近期在內地被公安毆打、拘捕,而且情節比以前更甚,反映內地要牢牢掌握全面管治權的力度正不斷加強。有些言論認為這只是個別事件,不應放大,但令人關注的是港府的姿態,息事寧人多於合理爭取,更遑論據理力爭。例如,網上出現捏造香港記者「出言侮辱」,說「支那」而引起公憤的假消息,無論香港和內地有關方面都沒有認真對待。這些都會進一步破壞兩地關係,甚至挑起更多誤解以至怨恨,確需官方嚴正處理。

(作者為香港時事評論員。)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