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如何訓練政治人才? (文灼非)

今年六月初出席由香港政治及行政學苑及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合辦的資深行政人員文憑(政治領袖)課程的畢業典禮,我有份任教一課,算是講師團隊的一分子,見證了這個香港首創的政治人才培訓班第一批畢業生誕生。香港回歸逾二十年,缺乏政治人才是不爭的事實,究竟如何培養?人才從哪裏來?
在港英殖民地時代,早年想從政的人主要是投考政務官或行政官;回歸後,政務官甚至可以出任特首或司局長,有不少施展空間。上世紀八十年代政府推行代議政制,社會各界可以透過各級選舉晉身地方議會及立法局。九十年代社會各界紛紛組黨,政治立場壁壘分明,爭奪議席,氣氛非常熱鬧。行政長官董建華的第二任期推出問責制,從社會物色各界菁英加盟政府出任司局長,人才濟濟,令人眼前一亮。第三任特首由政務官出身的曾蔭權接任,沒有大量吸納社會各界菁英出任司局長,改為重用政務官。第四任特首由專業人士梁振英出任,五年任期過後,香港終於出現首位女特首,但林鄭月娥勝出後,組織問責班子時困難重重,最後也主要沿用舊人或從政務官中挑選。

從公務員培訓局到公務員學院
目前公務員的培訓由公務員培訓局負責主理,定期提供不同類型的短期課程及講座,我也曾獲邀擔任演講嘉賓。較高級的公務員培訓由香港大學負責,每年在數碼港上課數天,進行密集式授課及研討,我也曾參與協助,邀請資深媒體工作者分享政府跟傳媒的應對之道,每次都擦出不少火花。公務員也會定期到內地上國情班,從早期的清華大學到近年的國家行政學院,課程源源不絕。最奢侈的是保送高級公務員到海外深造,從早年往英國牛津大學到後期赴美國哈佛大學及史丹福大學,學成歸來的官員一般都有機會更上一層樓。我在史丹福大學出任新聞學人那一年,一起在商學院上課的政務官有梁卓文,同期在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受訓的有聶德權。
林鄭月娥上任特首後出訪新加坡期間,其中一個行程是參觀政府主辦的公共服務學院,希望借鑑新加坡經驗,提高香港公務員的行政及管理能力。她的首份《施政報告》,便正式提出成立培訓公務員的學院,更已物色了興建的地點。由香港政治及行政學苑和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合辦的資深行政人員文憑(政治領袖)課程去年九月底舉行開學典禮,邀請到林太擔任主禮嘉賓,她指出,社會要求政治領袖需具備很多條件,包括要收放自如,帶領社會前進,政治領袖需要向公眾有效傳遞資訊,也要懂得放下身段,與各界人士溝通。
這個首次舉辦的政治領袖課程為期一年,由多位香港著名的政經領袖主講,涵蓋範圍廣闊,從政治理論到從政實踐,內容相當豐富多元。首屆二十九位學員來自各行各業:公務員、區議員、公關、傳訊、銀行、金融、科技、環保都有,同學間的互動機會甚多,也要合作做香港課題的研習報告。我負責的一講分析香港政治人物的推銷手法以及跟傳媒的關係,同學興趣甚濃,需要另外加堂才能完成。他們對香港的政治形勢非常感興趣,也有不少意見,所以課堂上的討論非常熱烈。

陳坤耀感慨大學不鼓勵政策研究
在結業禮上,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主席陳坤耀教授表示該學院是香港舉辦專業課程的先行者,例如法律、工商管理、圖書管理等課程在大學未有學位課程之前,學院已經為社會培訓了不少人才。他感慨目前大學不鼓勵政策研究,因為對提升排名及在國際一級期刊發表文章沒有幫助,所以學界對政府的施政難有什麼建樹,對香港問題的研究也減少了,十分可惜。他希望有機會把這個政治領袖課程辦成學位課程,提升影響力。
目前香港的大學開設與政治及行政相關的課程不少,歷史最悠久的有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老師來自中港台以至國際,有理論專家,也有政治實踐者,元老之一黃宏發曾出任立法局主席。九十年代我在該系修讀碩士時,有機會親炙不少政治學名家。畢業生擔任政務官的為數不少。港大的社會科學院也盛產高官,林鄭月娥讀社會學,也參與社會運動,孕育出服務香港的思想。為畢業典禮主禮的張建宗司長為官四十五年,在香港大學念歷史,文學院早年也出過不少高官。幾年前港大高層有討論過有沒有可能成立一所類似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專門培養政治領袖。以港大的深厚傳統及政界人脈,絕對有條件做到,看看校方有沒有這個眼界與魄力。
(作者為灼見名家傳媒社長。)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