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始終是我家(吳軍捷)

香港是一條不大的船,滿載着來自不同的地方,目標各異,時有爭拗的乘客,在波瀾詭秘的大海中航行。
可幸的是,多少年來,大家都知道,無論怎樣,乘客都不能在這個有限的空間裏打鬥起來,也不能全側向一邊,如果這樣,船非沉不可。
如今,大海風高浪急,迷霧重重,船往哪裏去,怎樣開?乘客產生了嚴重分歧。
是大家打成一團,把船踩沉?還是停一停,想一想,探討前路?
相信成熟的人都有智慧,沉船時能棄船而逃的畢竟是少數,香港始終是我家!

(作者為香港抗戰歷史研究會會長。)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