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官員與國際經驗(劉銳紹)

在中央眼中,無論在回歸前還是回歸後,香港對內地的重要作用就是在國際上的作用;香港既是中外之間的一個雙向跳板,而香港的國際地位和經驗,也可為內地提供很多實務性的參考。最近有兩則新聞,均與香港的國際作用有關:一是前警務處處長曾偉雄獲中央委任為國家禁毒委員會副主任;二是港府正爭取通過「逃犯移交條例」,而此事更引起國際關注。
先談曾偉雄的新職。從官方的角度看,曾偉雄過去在香港的禁毒工作上綽有成績,尤其是他的親身經歷,深入反毒工作的前線;他出任警務處處長後,延續着香港禁毒和反毒工作的成績,也在國際上享有聲譽。所以,內地十分願意讓他發揮作用。
再從一個宏觀的角度看,如果香港人(無論是官員還是其他專業)能為國家貢獻所長(無論是那一方面),相信無人能一概否定。所以,昔日有查史美倫擔任國家證監會副主席,相等於副部級官員,就是因為朱鎔基看重她的專業知識,請她替中國證券市場把脈,並從制度上防範金融業的不正之風。事後證明,查史美倫作了大量有建設性的工作,可惜她不是最高決策者,也不是持久的執行者,所以完成工作期後就返回香港,而內地的證券和金融市場則繼續按中國特色發展。

退休高官回內地任職的聯想
不過,曾偉雄的新職也引起其他角度的猜測或聯想,也是值得注意的。首先,內地對曾氏的委任是否真的因為他在禁毒方面的經驗?還是另有原因?按前中央政策組劉兆佳所說,曾偉雄二○一四年處理「雨傘運動」的表現,應是主要原因之一。果真如此,這是否說明,完成中央的政治性任務更重要?雖然官方一直認為在「雨傘運動」拘捕有關人士不是政治性事件,而是刑事案件,但隨着「佔中九子」和有關人等相繼被捕和被判,此案的政治味道已無法掩蓋了。
此外,昔日的官員卸任後,一般獲安排為全國政協委員之類的榮譽性職務,司級官員則安排為政協常委(如唐英年)。但曾氏這次獲委任的新職屬國家級的實務職位。至於曾偉雄有多少實權?有待觀察。因為在中國官場,名與實有很多表現方式;「有名無實」或「有實而不需名」的情況都會出現。無論如何,這樣的安排有什麼原因?是否要釋放什麼訊號?都有不同的解讀。
還有,把時間拉闊一點,就會發覺下野後獲安排內地職務的港府官員,多是在政治上令中央感到滿意的,其中又以紀律部隊官員為甚,例如前保安局局長黎棟國和前警務處處長鄧竟成,都是全國政協委員。前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更成為全國人大代表。另一個突出的例子是陳馮富珍,她離開香港官場時還未到局級,後來獲中央推動而成為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成為聯合國架構內的第一位主事的中國人。當她卸任世衛之後,馬上獲安排為全國政協常委(屬司級官員待遇),表面原因是她在世衛的貢獻,但她在世衛工作時也替中央遏制了台灣的活動,並在文件上使用了「中國台灣」的名稱。這些蛛絲馬跡也許只是捕風捉影,但或多或少也引起各種聯想,皆因負責一般事務的前高官下野後不一定獲得內地的安排。當然,這類安排也要得到雙方同意,有些下野官員另有選擇,未必按上述軌跡而行。同樣曾任警務處處長的李明逵,則沒有內地公職。
觀察卸任港官的去向,市民開始關注另一個問題,就是卸任官員獲安排內地公職,對現任港府高官有何啟示或心理影響?有人認為,毋須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港府官員不是經常強調處理好任內工作最重要,不會多想卸任後的出路嗎?但無論如何,總是撇不清外界的種種猜測,擔心現任官員如果考慮到日後的名譽和前程,會否影響任內的工作?尤其是涉及政治的工作,以及有關香港與內地事宜的官員,更是外界關注的對象。
所以,有意見認為,可以調整現行一些做法,例如安排卸任港官在內地的實務機構擔任顧問工作,貢獻他們的實際知識和經驗。例如任志剛出任中國金融學會執行副會長。此外,可以讓卸任高官先「過冷河」,而不是在卸任後馬上獲安排榮譽性的公職。也許這樣做會浪費他們那些即時可用的「熱知識」,這些知識在「過冷河」之後可能變了明日黃花,但相信上述建議也是可以研究的。

逃犯移交條例要小心審慎
至於逃犯移交條例,更是茲事體大。此事不單港人關心,國際也關心而且已經公開表態,要求港府審慎處理。至本文截稿時為止,幾個主要的香港貿易伙伴已表示關注;美國、英國、德國的工商界已經發聲,因為這個條例有可能影響到他們。
按目前形勢而論,中國和港府無意影響這些外商,損害了香港的國際貿易地位,對自己也沒有好處。況且,目前正是中美貿易戰瞬息萬變之際,處理失當隨時會授之以柄,增加了美國針對香港單獨關稅區地位的籌碼。不過,港府目前「去馬」的意願十分強烈,建制派自然要保駕護航,他們會否在關鍵時候煞車或減速,或者進一步調整條例的內容?仍是值得注意的。關鍵是如何衡量此舉對香港的長遠影響。
外界還有一個假設,就是通過逃犯移交條例,不單港人可能隨時被移交內地,連外國人也可能受到牽連。假如出現這類情況,香港就無可避免地成為國際政治的「聚風之地」。這種情況已在加拿大出現,該國與中國關係一向不錯,但礙於美國的壓力,也要替美國扣留華為副董事長孟晚舟,成了美國的白手套。總之,處理帶有政治性的事情,務必小心審慎。

(作者為香港時事評論員。)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