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聞自由是「一國兩制」副產品 (許驥)

香港回歸二十周年紀念日前夕,北京又給港人上了一課。網信辦約談大陸多家網站負責人,勒令對娛樂八卦類內容進行整改。頃刻間,二十五個微信公眾大號被永久關閉,總計丟失了近億粉絲量,造成的商業價值損害無法估算。
為什麼說港人應從此次事件吸取教訓?這些公眾號中,不少都是公開的「愛國派」,乃至不惜被海量網民恥笑也要公開擦鞋,表達「我的中國心」。況且,他們所販賣的是娛樂內容,不是說只要不談政治就可以悶聲發大財嗎?怎麼刀子就無緣無故地架到自己的脖子上來呢?
很多香港人並不理解「集權的邏輯」。集權這頭怪獸是靠噬食「敵人」生存的。有「敵人」幹掉「敵人」;沒有「敵人」,製造「敵人」也要幹掉「敵人」。前幾年大陸一批激進的反對者被噤聲,旁人只顧自保。後來激進的反對者被消滅光了,開始消滅溫和的反對者,旁人也不做聲。現在,溫和的反對者都沒有了,於是清理支持者中那些「邊緣人」—這就是被製造出來的「敵人」。而製造「敵人」的其中一個重要途徑,是透過操控新聞媒體。所以,北京從來都非常重視對新聞的控制,對港管治政策中這也是不會放過的環節。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作者為香港作家、記者。)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