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矛盾反映中央矛盾 (譚志強)

  二○一五年全國人大代表、全國政協委員代表大會(簡稱「兩會」)會議,最為中外傳媒和有關人士關注的當然是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開幕時宣讀的《政府工作報告》,以及閉幕後當天由李克強總理主持的「中外記者會」上的回答,這叫外行人看熱鬧。但是,對某些「中南海學」專家來說,由於中國的政治體制是「以黨治國、黨國不分」、「黨即是國、國即是黨」,其他中共中央最高領導人,特別是總書記及其他政治局常委,在兩會舉行過程中透露出來的種種訊息,仔細深入比較之後,其意義可能更為重大。

  首先是應該從目前身兼國家主席、總書記、軍委主席三個職務的最高領導人習近平的講話去了解兩會的任務和功能。事實上,去年習近平在出席兩會成立六十五周年時就先後發表重要講話,如果不首先從此出發去理解,大家是很難讀懂習近平心目中兩會應該要做一些什麼工作。

  例如,身為中國官方喉舌的新華社,就公開強調內部存在如「群龍無首、一盤散沙」、「黨爭紛沓、相互傾軋」、「黨派和利益集團為自己的利益相互競爭甚至相互傾軋的弊端」,「不同政治力量為了維護和爭取自己的利益固執己見、排斥異己的弊端」等現象,這便不能講是普通的事情。

  因此,李克強在今年宣讀的《政府工作報告》,便不得不反映習近平這些管治意志和追求目標,最多只能在經濟建設這個他本身的分工職務中,加入一些自己的東西。

一人一把號,各吹各的調

  綜合觀察李克強所作的《政府工作報告》,大家可以看到新意不多,在列出加強軍隊革命化現代化正規化,建設法治政府創新政府廉潔政府、做好經濟建設、做好民生工作、加強社會建設,以及民族、宗教、僑務和港澳台工作,整個報告是和二○一四年的大同小異的。

  但是,新意卻在《政府工作報告》的港澳台工作方針上,其精妙之處不在重複堅持「一國兩制」、「落實《基本法》」或「九二共識」之類,而是在《工作報告》以及李克強在記者會講出和另一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的講話,作出幾乎完全不同調性的回答。

  李克強於三月十五日在兩會閉幕的中外記者會上表示,「一國兩制」是基本國策、不能輕易改變,不必擔心中央要收緊對港政策。李克強強調,「一國兩制」、「港人治港」、「澳人治澳」、「高度自治」,這是「基本國策」,「有人擔心中央政府會不會收緊對香港的政策,這個是不必要的」。

  李克強表示,今年《政府工作報告》講到,要嚴格依照《憲法》和《基本法》辦事,是為了把「一國兩制」實施好,因為「一國兩制」寫進了《憲法》和《基本法》,《憲法》和《基本法》構成了特別行政區的憲制基礎,《基本法》也規定了特別行政區實行的制度。「一國兩制」是國家的意志和人民的意願,是不能輕易改變。「我說這些話,可能有些人聽來感覺到像是字斟句酌,因為你問了一個涉及法律的問題,我必須認真地回答。」

  李克強還說,會以政策維持香港的獨特地位,繼續發揮香港在國家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中的獨特作用。

  至於記者提問時提到中央就「香港政改」作出強硬表態,使很多人對政改方案不樂觀,李克強未有對此回應。

  仔細分析,李克強的講法,與身為江澤民派大將之一的政治局常委兼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的講法,是明顯不同的。因為,不管是《政府工作報告》中重提「港人治港、高度自治」,還是在記者會的答問時首次提到「嚴格依《憲法》和《基本法》辦事」,這些內容都沒有提及對「香港政改」設定框架的「八三一決定」,也沒有提及張德江和另一位江澤民派政治常委、主管宣傳的劉雲山共同炮製出來的《一國兩制白皮書》。

  重申「一國兩制」、提出「嚴格依照《憲法》和《基本法》辦事」,是不是反映出李克強和他背後的習近平暗示,如果嚴格依照《基本法》,那便表示「八三一決定」是違法的呢?去年年底,習近平便曾發放不認可張德江的訊號,例如去年十二月二十日在澳門重申「堅持一國原則」和「尊重兩制差異」,兩者都不能偏廢,否則就會「左腳穿着右腳鞋——錯打錯處來」,明顯與《一國兩制白皮書》不同調子。不但如此,習近平迄今仍然沒有公開肯定「人大八三一決議」。

  與此相反,主管港澳事務的張德江三月四日在北京出席港澳政協聯席會議時,卻仍然強調「人大常委會」的「八三一決定」是普選特首的「憲法基礎,重申「八三一決議」是中央政府的決定特區首長的選舉,肯定有自己的憲法基礎;政改工作進入分曉最後階段,關鍵是立法會是否可以通過特區政府提出的普選法案。

  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主任委員喬曉陽則強調,「八三一決定」是不能修改的。被問及面臨司法覆核會否作出妥協,喬曉陽斷言,「沒有任何空間」。

  負責到港解釋全國人大常委會「八三一決定」的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李飛亦表示,「八三一決定」不能修改,二○一七年的政改未獲通過,難以現在承諾二○二二年能重啟五部曲。

江派高層的最後出場機會

  其實,在張德江的操作下,支持江澤民的派系不但先在去年六月拋出試圖改變香港一國兩制定義的《白皮書》;又在八月三十一日透過人大常委通過「假普選、真委任」的「八三一決定」,最終在香港特區政府發射八十七枚催淚彈鎮壓下,引發了震驚國際,萬人上路霸佔香港主要幹道達七十八天的「佔中」(雨傘)運動。

  張德江故意向習近平和李克強發難,習李當然早已察覺。其實,自中共「十八大」召開以來,張德江一直明裏暗裏給習近平和李克強找麻煩,如在廢除勞教制度、剝奪「刑不上常委」的特權等事情上,一直在阻撓習近平去落實這些措施,去年更明顯有意借香港去刁難習近平和李克強。香港的內部矛盾其實反映出中共中央的內部矛盾。

  當然,在習近平已經集黨權、政權、軍權於一身的現實下,張德江、劉雲山、張高麗三位江澤民派的政治局常委,於兩年後召開的「十九大」下台,幾乎已成定局,今年召開的兩會,最多不過是這些「江澤民派」高層領導人的最後出場機會而已,可憐香港的政治發展成為中共中央內部權鬥的犧牲品,「雙普選」在一再擔擱之下,都不知道何年何日才能落實,最後只是便宜了一堆「紅色大肥貓」,倒楣的則是數以百萬計的普通市民。

  (作者是兩岸事務評論員、澳門科技大學助理教授。)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