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議會三分天下  政改後的政治格局 (張楚勇)

  政改方案六月底在立法會獲大比數通過後,香港的議會政治格局產生了自八九天安門事件/九一立法局引入直選議席以來的最大變化。由於反對派最大政黨民主黨破天荒與中央政府成功破冰,在特區政府接納了該黨提出的區議會改良方案後,在立法會議決政改方案時投下了贊成票,造成反對派陣形分裂。香港議會政治恐怕從此不再一樣。

  八九天安門事件在香港促成了以民主抗共為基調的反對派大聯合。九一立法局引入十八個直選議席後催生了香港在野政黨政治的出現,並逐步形成了回歸以來在選舉政治中百分之六十選民支持民主派,百分之四十選民支持建制派的所謂「六四分野」。在政治民主化這個香港的根本憲政問題上,這種壁壘分明、互不妥協的僵持局面維持至今已十三年。今天這局面一旦打破,香港議會政治從此很可能會變成三分天下;除了右翼的建制派政團和左翼的抗爭民主派之外,現在還出現了可以和中央以及特區政府保持一定對話關係的溫和民主派。儘管這三分天下的政治會如何具體發展目前還是難以逆料,但未來的特區政治看來會變得更複雜多樣,同時也更有意思。香港的選民也變得有更多的選擇,更有可能通過選票向代議士問責。

  政改投票後,雖然民主黨主席何俊仁和投下反對票的公民黨黨魁余若薇不斷強調,泛民必須繼續團結,爭取全面普選。但基於下文所分析的判斷上的分歧而導致泛民的兩條路線的分野,再加上實際政治情勢的考慮,我相信抗爭派和溫和派泛民很難在政制民主化的議題上再達成真正的合作了。

  我相信溫和民主派和抗爭民主派起碼在以下幾點重大的判斷上有根本性的分歧。

抗爭派﹕打破群眾張力

  首先,抗爭民主派認為,只有不斷對北京和特區政府維持強大的群眾不滿張力,並在適當時機通過大規模的群眾動員,才有機會迫使中央和特區政府就範,讓香港爭取到真正的雙普選。抗爭派相信,今年初的反高鐵、五月份的公投運動、加上「六一七」的曾余辯已成功地動員起群眾間對建制的強大不滿情緒。在這情勢下,如果政府提出的政改方案被否決,將會進一步激起民間對北京對曾蔭權的不滿和憤怒,把今年七一推向另一個反政府大遊行的高峰。他們相信,只有在這種壓力下,北京才會願意在民主步伐上作出不能逆轉的讓步(例如交出普選路線圖)。但如今民主黨在未能取得民主步伐不能逆轉的讓步前便作出妥協,無異於把辛苦經營得來的群眾不滿的張力一朝瓦解了。這種做法輕則是犯了嚴重的策略錯誤,斷送了一片大好的政治形勢,重則無疑是出賣了香港的民主運動。民主黨因此惹來抗爭民主派極大的不滿,甚至懷疑民主黨已經變節。

民主黨﹕怕港人心灰意冷

  民主黨當然並不認同上述的判斷,並認為在香港,單靠群眾運動是很難迫使北京作出讓步的。他們認為,假若政制再一次停滯不前,困局再不能有所突破,只會令不少政治有心人心灰意冷,令不少香港人對政治更厭倦,使香港管治危機進一步惡化。所以,假如通過談判能取得階段性成果,增加政制民主化由量變到質變的機會(例如改良方案首次讓立法會內近百分之六十的議員得向全港三百多萬選民負責),他們作為負責任的政黨,便必須把握這個契機,尋求突破,然後再作下一階段的爭取和對弈,這中間根本不存在變節不變節的問題。溫和派更反駁部分抗爭派粗暴和上綱上線式的辱罵和批評,根本是侵蝕民主的做法。

  抗爭派並不認為管治危機進一步惡化是一件壞事。他們認為目前這個向特權傾斜的政制,你民主黨為它作改良,不但不能為香港爭取真普選(例如增加了功能議席的數目),反而是幫助延長這不公義制度的生命,並且繼續讓這制度官商勾結,無視低下層市民的疾苦。抗爭派擔心在政制發生民主質變前,民主黨自己便因為願意與中央和特區政府妥協而變了質,忘記要倚靠群眾力量來保護弱勢社群和廣大低下階層的利益。溫和派對這質疑的回應是,改良後的議會雖然未能取消小圈子產生的功能組別,但當近百分之六十議員得向三百多萬選民負責時,主流民意不是更有機會主導議會政治嗎?儘管立法會內的議員提案繼續採用分組投票,但政府的提案如果有悖主流民情,大部分議員不是能投反對票不讓它通過嗎?日後要進一步通過政改方案落實雙普選,向主流民意負責的議員不是更有機會取得三分二的多數嗎?

建制溫和抗爭三分天下

  從目前溫和派與抗爭派的爭論看,雙方的分歧,已不光是技術性的或策略性的分歧。抗爭派事實上是對溫和派的判斷提出了根本性的不信任,認為這是「一子錯,滿盤皆落索」的失誤,對他們來說,民主黨已偏離了爭取民主的大道,很有可能逐步變成建制的一部分。

  基於以上根本性的分歧,兩派要繼續衷誠合作真是談何容易?加上泛民這一分裂導致以下政治情勢的改變,更增加雙方的合作難度。首先,抗爭派為了重建群眾對建制不滿的張力,勢必繼續對溫和派大加討伐,並從此佔據反對派的中心位置,以吸納不滿民主黨的選民。我們有理由相信,當抗爭派成功地成為反對派的領軍人之後,反對派政治將進一步激化,與溫和派愈走愈遠。

  此外,泛民的分裂也很可能導致選民對政黨的支持的大重整。以往的「六四分野」會怎樣改變,大概還要看下一步的形勢發展。但幾乎可以肯定的是,原本百分之六十的泛民支持者會一分為二,部分流向抗爭派,部分繼續支持溫和派。此外,一些原本對以往壁壘分明導致政治僵局不滿的中間選民可能會因為今次的突破而變成溫和民主派的支持者,進一步確立三分天下的議會民選政治這一格局。如果這個分析不無道理的話,抗爭派和溫和派要合作便變得難上加難了。

更有助用選票監督泛民

  香港政治格局的重大改變,對香港來說究竟是禍是福呢?對香港政治形勢有不同的判斷和不同的價值取向,會直接影響這問題的答案。因此,我以下的分析也難免受我個人的判斷和價值取向所左右。

  首先,站在選民的角度而言,我歡迎這個邁向三分天下的格局,因為以往的二元對立不但往住讓政局陷於僵局,也不能更好地代表市民的多元取向。作為一個泛民的支持者,泛民一分為二,將更有助我利用手中的選票監督泛民的代議士。抗爭派或溫和派哪一方做得比對方好,更能反映或預期選民的判斷,便會獲得更多的支持,壯大其在議會中的力量。有競爭才有進步,泛民兩條路線之爭帶來泛民分裂,卻讓泛民支持者有了真正的選擇,這將使未來的議會政治更多樣化和更複雜。

  其次,這次民主黨的決定雖然受到抗爭民主派的大肆批評,但卻似乎得到多數民意和主流媒體的支持。從政黨發展的角度看,作為反對派的民主黨首次在影響香港的重大問題上,擔當了關鍵的角色,作出了在政治上極為困難的決定,並願意為此而付出代價。這明顯表徵着民主黨已超越了只會從事類似壓力團體式的反對黨政治,開始嘗試承擔更大的政治責任,敢於在最敏感和充滿爭議的議題上擔當領導角色。雖然沒有抗爭派的壓力,光靠民主黨的談判是難以成功的。但如果民主黨只滿足於在其熟悉的範疇內安享它的反對派政治,便大可不必冒這樣的政治風險作出今次的決定。換言之,如果民主黨在泛民分裂後重新站穩陣腳,並繼續保持其政治上的獨立性,它將是香港政黨政治上一個相對成熟有為的政黨。

  最後要提出的是,雖然我並不認為這次抗爭派的判斷或對政治情勢的分析比溫和派的立場更有說服力,但我還是認為他們在香港政治上擔當了重要角色。一方面他們代表了社會上相當一部分人對政制不民主的不滿和對社會不公的憤怒,同時他們也是與弱勢社群最接近的。任何執政者忽略弱勢者的福祉,就是不公不義。

  中央政府在這次政改爭議中能放下和民主黨在「六四」問題上的分歧,反映出他們擁有政治家的視野。但如果北京和特區政府因為政改方案獲得通過而忘記了抗爭派雖然行動激烈但卻並非只在無理取鬧,那便是一個嚴重錯誤的政治判斷了。

  (作者是香港城市大學公共及社會行政學系高級特任講師。)

文章回應

回應


市民、泛民其他政黨對民主黨支持政府通過方案有不同反應,左圖:患病的司徒華參加七一遊行,有人祝福,有人責罵。右上圖:有市民不滿民主黨「轉軚」,在七一遊行時指謫民主黨;右下圖:社民連在立法會展示一個象徵民主黨的白鴿和「禮義廉」結合的標誌,諷刺民主黨。(明報資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