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高等教育如何維持國際優勢  舉辦十大校長論壇的緣起 (文灼非)

  感謝潘耀明兄邀請我為《明報月刊》策劃這一組特稿,報道筆者在今年十月二十二日舉辦的香港十大校長教育論壇的來龍去脈。當日是筆者籌備一年推出的灼見名家傳媒開幕典禮,能夠邀請到香港十所大專院校的校長共聚一堂,探討香港高等教育發展的議題,是我們的極大榮耀。本文把各位校長當日的發言精要整理發表,以饗讀者。

  筆者對高等教育的興趣,始於八十年代中在香港大學念書的時候。一九八五年夏天,我參加了由港大學生會舉辦的北訪教育交流團,十八天走訪了十多所中國最高學府,大開眼界,那一年被譽為中國高等教育改革年,我有幸適逢其會。一九八六年,我停學一年出任港大學生會內務副會長,對香港高等教育的發展分外關注,學生會提出大學學制由三年改為四年的建議,終於在二○一二年實現。任內我編輯了兩本關於香港高等教育的書:《港大前瞻:香港教育未來》和《香港教育制度全面檢討》。一九八九年六月,我又參加了港大學生會的北美高等教育交流團,遍訪美加東西兩岸十多所名牌大學,給我很大的震撼。

  從一九九○年加入傳媒至今,二十五年來我最關注的議題始終是高等教育。在《信報》超過二十年的工作歲月裏,我接觸得最多的是世界各地的高等院校學者與專家,他們為《信報》貢獻了無數真知灼見。其間我先後到史丹福大學和清華大學遊學進修,深刻體會世界一流大學的學風。過去我也有機會採訪多位東西方的大學校長,分享他們的辦學理念。

  在香港舉辦大學校長論壇,過去是大學主導,外界很少人有機會分享校長們的見地。二○○七年,《信報月刊》慶祝創刊三十周年,我和編輯部的同事大膽構思舉辦一個八大校長論壇,探討香港能否發展為區域教育樞紐,相信是香港傳媒的首創,我們邀請到七位校長和一位副校長出席,反響甚大。去年七月參加過《信報》四十周年的慶典,我決定自立門戶,十月成立灼見名家傳媒,希望辦一個以文化、教育、經濟、政治分析及評論為主的高端新媒體,把我過去四分之一世紀積累的人脈資源充分發揮。

十大校長首次同台論高教未來

  為了打響知名度,今年中我便構思能否再辦一次大學校長論壇,而且不只局限於八所教資會資助的大學。香港自資與私立大學近年發展迅速,為學生提供了更多升學的機會,不再局限於只有百分之十八的學額限制,為香港培養更多人才。八大以外,我增加了創校二十五年的香港公開大學與成立不久的恒生管理學院,兩所院校各有特色,兩位新校長在港、澳高等教育界都很有地位。

  過去十年,在全球高等院校各類評比中,香港多所大學都有不俗的成績,個別課程的排名更攀上全球第一,反映出這個中國特區的雄厚實力,成績得來不易。然而,這一兩年各院校排名有下滑的趨勢,究竟香港高等教育能否維持國際優勢?這些排名又能否客觀反映香港高等教育的實際情況?未來又有什麼機遇與挑戰?都是我很希望探討的課題。從六月開始,我逐一邀請十大校長出席論壇,他們都一一答應,而且在暑期抽空接受獨家專訪,我非常感謝各位校長對我創業的鼎力支持。

  論壇與開幕典禮的日期定於十月二十二日,灼見名家網站九月十二日開始試業,半個月之後佔中運動便啟動,香港的政治形勢風起雲湧。原以為這場運動不會拖延太久,沒想到臨近我們開幕的日子反而是高潮,特別是各大學校長先後到佔領區慰問學生,成了媒體的焦點。十月二十一日晚,政府官員與學聯代表的對話,更由八大校長會召集人、嶺南大學校長鄭國漢教授主持,大學校長的角色成了香港熱門的議題。我們的十大校長論壇翌日舉行,自然吸引大批傳媒爭相採訪,反應出乎意料。

  當日近三百位出席嘉賓來自學、商、政、文化及傳媒界,群賢畢至,大家都很關心香港高等教育的未來發展,專心聆聽十大校長的高見。之後的酒會新知舊雨,濟濟一堂,場面非常溫馨。灼見名家傳媒提供了一個平台,讓高等教育界的人士及各界專家可以在這裏暢所欲言,提出建議,為香港的未來發展作出貢獻,這是我最大的心願。

  (作者是灼見名家傳媒社長兼行政總裁。)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