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仰蘭與父親馬寅初──〈母親的閨蜜〉之四(沈 寧)

母親曾經不止一次自己總結,她的一生苦難多於快樂。而她生命中真正可算幸福快樂的時段,只有四個:一是北伐戰爭後回到上海,她讀小學頭幾年。二是外祖父在北京大學做教授,她小學畢業進中學的幾年。三是在昆明西南聯大和重慶中央大學讀書四年。四是跟父親結婚後在南京度過四年。
我的父親和母親兩人不約而同,一九四二年分別從暨南大學和西南聯大轉學到重慶中央大學,就讀外文系二年級,他們那個班是一九四一年開始,稱作四一班。加上父親和母親,全班不到二十名學生,女生多於男生。一九四三年國民政府從西南聯大和中央大學外文系抽調學生,擔任美軍顧問團翻譯,中大外文系四一班男生報名從軍三人,所以男生更少,只剩四人。女生十人中,除了母親,還有好幾個名門之後,如無錫榮老闆的千金榮墨珍小姐,豐子愷先生的公子豐華瞻先生和女公子豐陳寶小姐,以及兩三個南洋華僑小姐。
母親班裏的一個同學,是蔣百里將軍的小女兒,名叫蔣和,我們叫她蔣和阿姨。母親說,蔣和阿姨胖胖的,很可愛,特別喜歡跳舞。經常周末時候跑到重慶去,參加各種舞會,據說她最喜歡的舞伴是蔣介石的小公子蔣緯國,當時是蔣緯國上校。後來母親帶着我們從上海搬到北京,跟父親團聚,好幾次帶我們到蔣和阿姨家去拜訪,聽蔣和阿姨講出國訪問的故事。那個時候,蔣和阿姨是中國煤炭部的德文翻譯,經常陪代表團出國。那時候我年紀小,只知道聽故事,不了解蔣和阿姨的姐姐是蔣英女士─中央音樂學院的聲樂教授、大名鼎鼎錢學森先生的太太。否則,或許可以請求蔣和阿姨帶我們去拜會一下,聽聽蔣英阿姨唱歌,看看錢學森先生算題。

有關馬寅初
而從小到大,我聽母親講得最多的同班同學,則是馬仰蘭阿姨,我們叫她馬阿姨。馬阿姨是馬寅初先生的女公子,曾經跟父親母親同班,畢業後又分別與父親和母親同事,按現在的說法,可算是母親的一個閨蜜。母親講過,她如何跟隨馬阿姨回家,如何見到馬寅初先生,但是從來沒有講過,她曾經聽過馬寅初先生講課。從西南聯大到中央大學,母親聽過很多名教授講課,也都曾一一講給我聽。如果她聽過馬寅初先生講課,又跟馬寅初先生的女兒是閨蜜,一定會講給我聽。所以我想,母親從來沒有聽過馬寅初先生講課。事實上,我查過史料,也從來沒有發現馬寅初先生在西南聯大和中央大學任過課,至少母親在這兩所學校讀書的時候,馬寅初先生不在那裏教書。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