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克力與馮克利 (丁 東)

二○一六年八月下旬,我去深圳越眾影像館參加《老照片》二十周年讀者見面會,同時見到了馮克力與馮克利。他們二位都生活在泉城濟南,年齡相仿,名字讀音相同(普通話),常被弄混。不妨根據他們的建樹,一個稱為出版家馮克力,一個稱為翻譯家馮克利。

跟馮克力志趣相投合作無間
我先認識的是出版家馮克力。一九九六年,他和山東畫報出版社總編輯汪家明一起策劃雜誌《老照片》,在中國大陸開啟了讀圖時代,迄今已經二十二年,連續出版了一百二十多輯,在中國當代影像史、出版史、文化史上寫下了不可替代的一頁。
上世紀末的一天,馮克力來北京約我見面,讓我為《老照片》供稿。我見第九輯有張志新的故事,第十輯有遇羅克的故事,就寫了一則王申酉的故事,並提供王申酉弟弟送我的照片。從此,我進入《老照片》作者的行列。克力覺得和我志趣相投,進而邀我擔任特邀編輯,參加組稿。
我約馬中行撰寫了〈憶達成〉,約李曉斌整理了一組胡耀邦平反冤假錯案年代各地群眾到北京上訪的照片,他都很滿意。二○○○年,馮克力和執行編輯張杰又來北京組稿,尋找新的選題。我說在網上看到戴晴寫黃萬里的文章,感觸很深。克力問,能不能聯繫黃萬里?我不認識黃老,於是打電話向李銳求助。李老說,認識黃萬里,但手頭沒有他的電話號碼。他告訴我另外一個朋友的電話。經與那位朋友諮詢,我們撥通了黃萬里家的電話。黃老聽說要拜訪他的客人來自山東,十分高興。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