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仰止──貝聿銘(薛求理)

五月十七日早上起身,電視新聞中報道,貝聿銘先生逝世,享年一百零二歲,現代主義星座裏的一顆大星,悄然熄滅了。過去四十幾年,貝先生一直是華人世界的傑出典範,他洋洋大觀的設計,建造在西方世界的中心,如紐約、華盛頓、達拉斯、巴黎、柏林;建造在東方世界的中心,如北京、蘇州、台中和日本;還建到了阿拉伯世界,如多哈。貝先生的健康高壽、家庭美滿,已為常人羡慕;而他建築生涯的成就高度,迄今為止,不僅華人建築師無人超越,就是世界頂級建築師,又有幾位,能這樣自如出入於不同的文化世界?

具體諒關懷的實用型設計師
一九八一年四月,貝先生到同濟大學講學,時年六十四歲。他剛剛完成了華盛頓的美國國家美術館東館和波士頓甘迺迪圖書館的工程,打鐵趁熱,他穿梭大洋兩岸,為北京的香山飯店奔忙。同濟建築系的領袖黃佐燊、馮紀忠教授,是他的前後同學;陳從周教授是他的朋友。那年頭出國很難,欲了解建築學動向,靠僅有的幾本雜誌和書,偶有外國專家來校講學,都座無虛席。貝先生到校演講,臨開場幾個小時前,文遠樓的大階梯教室,已經擠得水洩不通。貝先生在眾教師的簇擁下進入講堂,他開口就說,我普通話不好,講上海話還可以。但他全程還是用普通話介紹了他的作品。會後,在恩師陳先生的幫助下,我有機會向貝先生致敬,他在我帶去的雜誌上簽名。
過去四十年,貝先生是無數中國建築學子心中的楷模和高山,激勵我們在各種艱難複雜拮据的條件下,盡力創造適用、美觀、和諧的人為環境。過去幾十年,我在北京、香港、蘇州、台中、夏威夷、華盛頓、達拉斯、柏林、多哈追尋他的足跡和作品,這些設計跨越一九六○年代到二十一世紀。如今,介紹頌揚貝先生的文章鋪天蓋地,我只想借《明報月刊》一角,分享我對貝大師作品的認識。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