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禍事始 (李長聲)

  黃禍,早年就知道這個詞了。覺得說的是中國,卻不知其所以然,中國不是落後捱打的麼,何禍之有?後來又得知,乃是指蒙古鐵騎,試想把歐洲踐踏得不成樣子,信以為然。在日本又撞着這兩個漢字,說是指日本人,聯想到珍珠港事件,非禍而何?從網上查閱,日本的解釋是這樣的:黃禍論是十九世紀中葉至二十世紀前半期在美國、德國、加拿大、澳洲等白人國家出現的蔑視黃種人的觀點,是一種人種歧視;近代黃禍論的矛頭主要指向日本及中國,而日清戰爭後,三國干涉、一九二二年華盛頓會議以及美國排日移民法等,尤其針對日本。而中國有這樣的解釋:黃禍尤其是對中國的偏見的一個用語。兩國好像都在爭當「禍首」,那麼,黃禍的來龍去脈究竟是怎樣的?忽爾有志於學,找來了一本《黃禍物語》,著者是專攻政治思想史的橋川文三。此書是日本第一本有關黃禍的專著,一九七六年出版,二○○○年印行,岩波現代文庫版。

黃禍源自西元前十世紀

  黃禍,歐美有多種說法,日本直譯為「黃禍」、「黃患」,用橋川的話說,「表現了白色人種對黃色人種的恐怖、厭惡、不信、蔑視的感情,是屬於人種偏見、人種歧視範疇的現象。」他首先寫了一章《黃禍論前史》﹕「似乎可以說,黃禍論是人類社會所傳承、形成的各種歧視人的心理複合體之中花費最長歷史製造的龐大『神話』。西歐黃禍論諸說豈止起源於十三世紀(蒙古入侵),通常上溯到西元前四至五世紀(匈奴人進攻)的歷史經驗,更極端的,甚而從西元前十世紀以前探究。那就是主張,有史以前,人類產生之時黃白人種就命運注定要互相鬥爭。」一九○五年中國人谷音在《辯黃禍之說》中指出近代率先散布黃禍論的是Bakunin。據說此人從流放地西伯利亞脫逃,經日本回到歐洲,揚言日本一心學習西歐文明,不出幾十年畢業,與地大物博、人口眾多的中國聯合,黃色蠻族將如潮氾濫,傾歐洲之兵也難以抵擋。最廣為人知的黃禍論者是德皇威廉二世,他信奉白色人種優越論,據說曾買下幾千本H. Chamberlain的《十九世紀的基礎》,這是鼓吹人種歧視的經典。甲午戰爭以中國徹底失敗而告終,一八九五年四月十七日李鴻章簽下了《馬關條約》,割地賠款,當年七月十日,威廉二世寫信給沙皇尼古拉二世,鼓動俄國轉向亞洲。他還動之以「圖」:「我把它(黃禍)畫在紙上。和一個一流畫家一起畫出這個底稿,做成版畫,以廣為散布。上面畫的是歐洲各國的形象被天使米迦勒號召,抵抗佛教和野蠻人的入侵,守護十字架。」

  一九○四年日本與俄國開戰,打了一年半,小日本打敗大沙俄,黃種人打敗白種人,這下子黃禍論甚囂塵上。橋川文三懸想,若沒有這場勝利,或許黃禍論不過是歐美的一個專門性、技術性用語,至少不會通過媒體擴散到民眾之間。他們本來正抱怨自己的生活,於是遷怒於身邊的移民,起哄排外。對於黃禍論,日本人群起反駁,例如文學家森鷗外,一九○三年兩次演講《人種哲學梗概》和《黃禍論梗概》:「所謂流行,不限於人的髮型、服裝,學問、藝術上也有所謂流行。當然,若是學問或藝術,不能把某種流派、某種傾向的真正隆盛叫流行。這裏所說的流行是還沒被特別承認的,近來歐洲流傳的人種哲學也屬於此類。」但是如作家安岡章太郎所言,森鷗外越講越含糊其辭,因為日本人心底對歐美有一種劣等感。相比之下,岡倉天心底蘊更足些,他在寫給歐美人看的《茶書》等著作中反唇相譏「白禍」。福澤諭吉就有點卑劣,他總是撇清日本,把所謂黃禍的屎盆子扣到中國、朝鮮的頭上。更有人暗自高興,日本已成為令人害怕的強國,並借此黃禍論,把日本的侵略戰爭描繪成黃白人種之戰,叫囂侵略鄰國是為了解放亞洲。

把心魔投在中國人身上

  黃禍論的矛頭所向是日本和中國,而二次大戰後主要指向中國,中蘇論戰時蘇聯也揮舞過這根大棒,《黃禍物語》對此縷述甚詳。歐美人說過,「中國要是有拿破崙,一定會統治世界」,可問題正在於拿破崙是歐洲才有的,他們把自己心中的魔影投在了中國人身上。黃禍的「禍首」隨時代環境及社會條件的變化而變化,一九七○年代日本猛然變成了經濟大國,被人追趕的不安,對自己走向衰退的預感,使歐美視日本為黃禍的輿論騷然再興。此論難以根除,今夕何夕,不知口沫又將唾向誰?

  橋川文三參考過的《何謂黃禍論》一書是德國近現代史家Heinz Gollwitzer撰寫的,一九九九年出版日譯本。序章論述黃禍是怎樣產生的,而後是一國一章,從一八七○年到第一次世界大戰,引用當時的言論和書籍,多方面考察英美俄法德的黃禍論。

  二○○七年有日本人翻印黃禍論英語文獻,第一期為《英國黃禍論小說集成》七卷。據說英國作家Shiel. M. P.於一八九八年出版的小說The Yellow Danger是英國黃禍論小說的濫觴,橋川文三在書中略為述及這個「大傳奇小說」:主人公燕賀是中日混血兒。某日,中國突然宣布把版圖瓜分給歐洲各國,結果它們互爭權益,衝突起來。燕賀取代李鴻章,與日本結盟,乘機大舉進攻歐洲。俾斯麥叛變,黃禍論的元兇威廉二世亡命英國。下文如何,橋川沒讀完,估計是英國出了個大英雄,拯救歐洲罷。回顧歷史,上下兩千年,中日這兩個民族從未聯手過,但好窩裏鬥,何須白種憂天傾?

  (作者是旅日作家、本刊駐日特約記者。)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