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實踐人道主義:懷念翻譯家草嬰 (樓乘震)

著名翻譯家草嬰先生(原名盛峻峰,一九二三年出生)於二○一五年十月二十四日在上海華東醫院因病去世,享年九十三歲。

草嬰先生此次在上海華東醫院住院診療已整整七年。我幾乎每個月都要去看望他,目睹這根紅燭一點點燃盡的過程。近兩年,他一直處於昏迷狀態。每當走進東樓十七樓的病房裏,草嬰先生靜靜地躺在上,臉頰瘦削,任憑醫生護士進進出出,任憑電視的節目有多精彩,老人家都雙目緊閉,不哼一聲,唯獨在他耳邊說一聲「托爾斯泰」,或者「人道主義」,他會微微地睜開眼睛,定神地看看你。

一個為人道主義搖旗吶喊了一輩子的老戰士,在他走向生命的終點時,還要把這桿旗幟撐到底。

草嬰很小就受到魯迅、巴金等當時的進步作家著作的影響。他在初中時就表現出進步思想和組織才能,當年只有十五歲的盛峻峰用零花錢跟一個俄羅斯老太太學俄語,被在上海地下黨分管文教的姜椿芳同志發現,引導走上革命道路。課餘時間參與《時代》周刊、《蘇聯文藝》月刊的翻譯。「草嬰」筆名就是那時誕生的。他希望自己能成為一株生命力堅韌的小草。一九四五年,他正式進入上海塔斯社,成了專業的翻譯工作者,一直到上海解放。因為多年翻譯通訊稿,草嬰清楚記得反法西斯戰爭的整個過程,被朋友戲稱為「二戰老兵」。我曾多次與他聊起當年,他不僅能清清楚楚地記得重大戰役的年月日,甚至說得出幾點幾分。

敏銳的思想觸覺

草嬰因明白自己沒受過專業訓練,所以雖然生活很清苦,但學習非常刻苦,工作極為勤奮。一九五五年,蘇聯發表了女作家尼古拉耶娃的小說《拖拉機站站長和總農藝師》,他敏銳地意識到這部小說「關心人民疾苦,反對官僚主義」的意義,很快把它翻譯過來,在《世界文學》上分兩期連載。當時的團中央第一書記胡耀邦同志讀後號召全國青年團員向女主角娜斯佳學習。於是,小說先在發行三百萬份的《中國青年》雜誌上連續兩期轉載,再印單行本,第一版就發行一百二十四萬冊,一舉打破翻譯小說印數紀錄。小說成為團中央指定的必讀書籍,國內雜誌爭相推薦,全國掀起了一陣學習高潮。這篇翻譯作品影響乃至催生了王蒙《組織部新來的青年人》等一批「干預生活」的優秀作品,沒想到不久草嬰就被打成右派。

(如欲閱讀全文,可選擇明報月刊iPad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

(作者是內地退休記者。) 

文章回應

回應